小说族 > 南宋风烟路 > 第1530章 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

第1530章 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

        “等我回来。等我下次回到黔西的时候,定要把一个活蹦乱跳的吟儿带出寒潭,带去短刀谷里、住进我们的新家。这一生,你我同度,这天下,你我共打。善始克终,永不相负。”

        “吟儿,邪后的事,如实告知逐浪,不必对他隐瞒。等我回来。”

        “吟儿,等我回来。”

        ……

        当吟儿面对林阡消失的方向道出一句“胜南,等我回来”时,一滴眼泪划破脸庞,悄然落进脚下尘土,刹那,便唤醒了分散在这片流沙中某些血污的前世记忆。

        不错,前世……

        

        当它们最后一刻存在于那个叫林阡的男人躯壳中时,他已是个自知成魔、迫切求死的白发妖邪,被战狼当胸一箭射得四分五裂对他而言根本是正中下怀。

        血肉喷得漫天四溅,形骸掉得遍地都是,神魂瞬间就分裂到了穷天极地,

        华一方太了解他,他确实有精神洁癖,凡事不肯伤及无辜,每一战都竭力把流血牺牲降到最低。“宁教天下负我,我决不负天下”不是说说而已,这十年来纵使双肩挑担苦走曲径他也从来不愿降低底线……

        可那晚清醒状态下他却杀了无辜、而且还是他亲生母亲!再算上他脑子里记不清楚的文县四村血案,这很可能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滥开杀戒,什么保家卫国开疆辟土?可笑!像他这样罄竹难书十恶不赦的罪犯,多一日都不能留存在人间贻害!

        素来信念都是他唯一的坚持、就算频繁走火都能拉他回来,可今次入魔却不是因为不堪重负而恰恰是因为信念先死……如此,即便那晚段亦心和杨妙真都在一步之遥,任是谁也挽不回他的“暴毙”……

        明明他剩下的躯壳也被那一箭裹挟着炸开来爆燃着飞出去了,却为何迟迟都不曾撞到地面彻底坠毁?什么悬崖,这么深吗……

        对自己痛苦绝望、对盟军歉疚遗憾的最后一息,林阡心中几乎充满了对文县四村以及其余世人的赎罪和解脱感,太好了,总算有人为民除害……我这般危险的祸患,就该是这样的下场……

        接下来,一片混沌,好像直接被放逐到宇宙的最偏远,

        破碎虚空中,唯余一把剑,一块玉,一滴泪水,紧紧追随,久久动荡——

        那是谁,我好像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没有完成……

        再也没有意志,何苦还有牵挂?

        

        “活着,还没完!”这声音,却始终无法传进他意识。

        这句话,是他正月上旬在兵书宝剑峡救起这声音的主人时,见她失去信念主动放弃生命,情急之下以命令口吻吼出来的。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这晚她的陪伴在侧,正是他始终没有坠毁和确定死亡的原因。他二人被飓风掀落的高处,与脚下山林的落差实际并不大,有这功夫,早该撞进地下好几里了。

        必死之局,侥幸逢生——无论是林阡还是战狼,都没想过陡然入局的段亦心,会害战狼走神射偏这致命一箭;也正是她,拼死在众目睽睽之下,转移走了一旦强光消失谁都触手可及的林阡“尸体”。

        “主公……”当她负起他残躯时,只感觉负起一大摊血,甚至都还没那饮恨刀重。心中一恸,不知他是生是死、是整是零,却唯恐战狼第一个发现并追赶过来,于是强忍住自身被震的痛楚,毫不犹豫要带他逃得越远越好。

        雷电交加,云迷雾乱,第一刻她还是慌不择路,远离后却坚定选择向西——既然林阡是因战狼才半死不活,那么有且只有战狼的师门能救!

        什么半死不活?他根本就是死了!待她鼓起勇气转脸看他,只觉他唯有头颅完整,虽然还是她熟悉的剑眉、棱角分明的轮廓,可双目紧紧闭着、脸上也到处血伤,纵然她素来冷厉坚韧,见状都忍不住边行边哭,西陵峡里才不是这样,那晚月华倾泻在他身上时他对她微笑回眸,那样清隽美好的少年人,为何上天要如此残忍对待他……

        不对,不是上天,是她的父亲,战狼……

        好不容易挣脱战场,刚想为他清理伤口,她一见他便惊得跪倒在地,放下他之前他就已僵冷她其实早有心理准备,可现在咬紧牙关斗胆去探他在血泊里的心跳脉搏呼吸时,都没有……悲痛欲绝,伏尸痛哭,落满山川的大雨仿佛也在呜咽。

        “主公,你答应过我的,怎么能食言,你要活着,钻研武功、努力打败和生擒我爹,给他与我私下释怀的可能……”段亦心痛彻心扉,颤抖着抚去林阡脸颊一道道血痕时,念念不忘的全都是林阡对她承诺时的温润沉稳。没有林阡,所有她曾构想的完美都不复存在。

        泪流满面,却总觉得他还没有走,是她过于期望所以出现幻觉吗,就在她万念俱灰的那一瞬,他胸口忽然出现一次强烈搏动……她一惊,半昏半醒,乍喜乍悲,才说服自己那是错觉,停滞了少顷正待起身,骤然她手肘下面又一次……“怎么……”她又惊又喜,找准那力量的根源正是心脏,于是死死盯着那里不敢移开视线,一分,一炷香,一盏茶,终于发现停了那么久之后他心脏又神奇地跳动一次……虽然慢,虽然怪异,虽然若有若无,却……凶猛得可怕。

        “还活着,还活着……”原就不愿放弃,何况有此激励,她拼命寻找和揉搓起他的四肢让他重新暖起来,恍惚间,竟能亲眼看见他心脏附近血管里原还淤滞忽而流窜的那丝颜色,根本不是属于人血的红……

        幸存的一丝气血,也好像不属于他自己?可无论如何都还有希望……她情不自禁地边哭边笑,满是他血的手竟直接去抹自己眼角的泪,这样的段亦心,哪还有平日里人前的半点高傲情态?但只要他身体还温热,她就什么都不再管,当即将他又背在身上,朝着外祖之所在艰难行进。

        

        若干天前,段亦心对林阡说两位师叔伯忽然不见踪影、她想找外祖问清楚父亲的旧事、因此特意向林阡辞行说回大理……其实,那不过是因为深陷情网不可自拔而给自己找的离开林阡夫妇的借口。她当然没有真的回去,只不过打心底里不想再看到他和凤箫吟的琴瑟和鸣,终究又抑制不住对他的思念之情,所以就只能将自己隐于暗处,在西线盟军的外围若即若离。

        然而,真庆幸她没有去大理,因为外祖早就和师叔伯们一起来了陇陕,只不过先前一直停留在定西县境。这晚,也正是他派人来对原本不在前线的她说:“可否带林阡来见我?”

        是的,本来就只有外祖能疗父亲给的伤,何况她情绪恢复时记起了前因——正是外祖教她来林阡身边的。对于外祖这样的通晓天机之人,所谓天命,不可直言,但能暗示以及推动。

        她因资质有限未能拜入目前由外祖执掌的“天衍门”下,但听母亲说过,他们门规极度森严,最严格有二,“切忌算门下弟子个人命途”,“永不以一己之身改逆算定之局”。前者或许强调了既要救世便应该不顾小我,后者却一定警告着他们,天命能算但不能悖逆。

        然而,为什么他们明明算到林阡有此灾劫还教她来?段亦心去定西的路上便想通了: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留一。如果那局是算定之局,比如林阡必死无疑,那他们当然不能亲自干预;但如果那局算来“未定”,比如林阡并非一定死去、仍然留有一线生机,那自然能救他一命,所以师叔伯们本也可以来。不过涉及战场,怎么也及不上她段亦心方便,外祖这才派人传信给她。

        十多年前她去金国寻父,问外祖“父亲将要到何处”,外祖只回答了一句“天机不可泄露”,即便她以母亲去世的噩耗去旁敲侧击,外祖都不曾为个人的亲情打破过半次门规。所以她难以想象今次外祖竟冒着和门规擦边的危险,主动对她说起他所预测到的即将发生在会宁战区的一切。她敢肯定,这是因为外祖他知道,主公对天下的重要性远甚于她或父亲,主公不是“个人”。

        避人耳目,长途跋涉,却在见到外祖之前她就已精疲力尽。期间林阡不再僵硬,身上血又开始流动,伤口破裂后一路落洒不止。她根本来不及为他高兴就又满心忧虑——水能载舟亦能覆舟,那丝莫名的气血虽然能驱使他血液循环,却同时又妄图着对他所剩无几的血量断续排挤。她那时已完全顾不上自己,决意先给他包扎、止血和过气,希望能使那怪异气血的活跃和他本身血液的流通达到平衡……

        却不知是她体力渐渐耗尽还是那气血越来越强,起先还能制止,这一日,她才靠近他胸口竟就被一股巨大力量反弹开去。几丈外她艰难起身,不依不饶还想上前继续,却发现他经受这般剧烈的震荡都还不醒,所以这力量虽强,却不能证明他还活着……“求求你,别再睡了……”她捧起他毫无生机的脸,看他满头银发散披肩上、面容平和安然沉睡,俨然就是死很久了而且还被冤魂附体……她一时间伤心得无以复加、千言万语都如鲠在喉。这一生也曾痛苦也曾矛盾,却从未感到过这般的伤心欲绝。

        “小师侄女真是辛苦,为了师父一句话,拖了具尸体百十里路。”忽有人声,才远便至,一袭黑衫入余光,她急忙回神拭泪,所幸来者不是敌人:“小师叔!”

        不刻又落六个黑色身影,也都是她师门中的叔伯。多年前除了小师叔常常接济母亲外,其余叔伯都与她无甚交集,她自己也是冷漠如冰的人,故而相见场景冷冷淡淡,不过只是几个称谓。

        见她不支,小师叔赶紧给她过气,其余人等全都聚集在林阡身侧:“是他。”“师父一直在等他。”

        “外祖……他老人家呢?”她只记得定西的方位,却不知这具体是何处。环顾四周,风景萧森,人烟稀少,好像所立之处曾发生过多次激战,被绝顶高手打斗时生生在地下砸出无数窟窿,当时掩埋了无数等闲军兵的尸体和攻具防具,此刻踩到哪里哪里就开始下陷。一失神,还能看到山头伫立一个玄色身影,但应该不是现在的场景,而是若干年前或若干年后的模糊影像,像极了……他……心中一紧,还未再问这是哪里,便脱力晕了过去。

        

        待到神智逐渐清晰,映入眼帘果然外祖,多年不见,还是如昨般松姿鹤质,仙风道骨,甚至容颜比过去还年轻得多。

        她正想唤一声“外祖”,猛然一惊焦急四顾,这偌大一个山洞,竟见不到林阡身体:“主公他?!”

        “亦心,莫慌。”外祖原还伫立在侧,都不见他手指抬起,段亦心便被按回去没从石台上摔下来。

        “外祖,您知道该怎么救他,是吗!”她望见外祖的这份淡定从容,愈发肯定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

        “至道无名,至人长生。我已看过他,你放心,他无需我救,本身就死不了,只不过离复原还早。”外祖说时,她才放心:“那就好……几位师叔伯应当也会保护好他……可是,到底该怎么复原?还有,他在哪里?”

        说话间,她忽然感觉到身体里一股暖流流过。先前为了救林阡她一直没管被父亲震伤的脏腑,如今被外祖隔空运功时才觉疼痛,一时根本没办法立即下地去找寻他。

        “亦心,他没事。倒是你,为了救他不治自己,险些死在亲父手上……”外祖不放她走,继续给她疗伤。她因为这句他没事才放下心,勉力坐回石上、接受外祖输气、调匀自己内息,毕竟她好了才能去照顾他。片刻后,感到脏腑舒缓不少,心情也不再焦虑,便借机询问外祖:“外祖,我想知道,父亲和母亲……到底发生过什么?”见外祖仍然缄默,她决意问出究竟,对父亲必须知己知彼,“从前涉及门中弟子命途,外祖总说‘天机不可泄露’,如今,那些都已发生成了既定事实,说出来也无妨了吧……”

        “观星占卜,预测未来,你师叔师伯们和父母都擅长,不过,功力也免不了有深有浅,看到的自然是有近有远。”外祖权衡过后,还是告诉了她。虽说天衍门中人大多冷酷,却终究不像父亲那般绝情。

        “天衍门中最强的几位,包括外祖和父亲在内,当时能看到的最远都是‘曹王是明主’;柏轻舟那位神女,能看到的最远是‘主公是曹王的变数’……”段亦心猜出一二,“那么,母亲呢?”

        “我不知你母亲究竟对天下大势掌握几何,但她不堪情爱之诱惑,竟不惜打破门规,去算你父亲的个人命途,这也是她自身悲剧的开始。”外祖说起往事,面容语气皆不含悲喜。

        “她……算了父亲的?”段亦心一怔。

        “亦心,我没想到、更不曾来得及去制止,你母亲竟想抛弃云泉剑,妄图同你父亲抢夺湛卢剑的使命。”外祖收掌,吐故纳新,“事情发生了才意识到,她恐怕是看见了你父亲的最终结局不够好,于是想从最初就将他的湛卢剑夺走,结果……”

        “结果,天命不可改逆?”段亦心噙泪听着母亲连续打破两条门规被逐出师门,想起母亲临终前的话“天命不可违”……是啊,母亲不仅没有抢到剑,更还促成了父亲一心去效忠曹王,后来几十年,做过的所有争取和反抗都徒劳。

        “不错。你母亲自小就被我宠着,娇生惯养,脾气刚硬,早年她对许多事情的计算都并不准,对国运的计算又与众人相异。固执己见一旦不被认可,便会气得绝食三日三夜,因此常常被众人一笑带过……”外祖难得叹了口气,却好像在说着百千年前的人物一般的情愫,“如今回想起来,国运这方面,或许是我们错了。她所见其实最远,却可惜是个痴人。为了一己情爱,竟能置天下苍生不顾。

        “或许云泉剑的使命,从来便不是天下苍生?”段亦心极力为母亲辩护。

        外祖忽然回过身来看她一眼,冷厉无匹,稍纵即逝:“她本不该去打扰你父亲的入世,打扰得多了,你父亲的结局便提前地来了。”

        “也是在这开禧二年,师叔伯们发现先前算定的天命竟然出了变数,原该最早意识到的父亲却迟迟未曾察觉,所以,东方和颛孙二位师叔伯才会前去将父亲相劝……”段亦心忽然有些懂了,为什么师门中人也凑巧在她寻父期间现世。

        “是,我们只会做循天道、依天命的事,既然天命归了林阡,自然要随之而变,承认和改正先前的局限。你父亲,或是被与曹王几十年的袍泽之谊障目,居然对天数的改变不以为然。”外祖摇了摇头。

        “若是我,也宁愿障目。几十年袍泽,岂能说改就改?”段亦心咬唇,以己度人地猜,“父亲的个人命途,很可能是因为不肯改变初衷而走上弯路歧路,降魔者反而心生魔性,做了灭世的魔……母亲知道,那对于以救世为理想的父亲极尽摧毁,于是才想代替他受这种‘择主错误几十年,改也错,不改也错’的苦……”

        “糊涂,曹王个人,岂能代表初衷。你们一家三口,都是同一副刚烈而又自私的性子。”外祖冷厉训斥,“尤其你父亲,明知自己承仁道之剑,居然不顾劝阻杀害了你东方和颛孙两位师叔伯,更还一意孤行逆天而为、生生将林阡拉下了巅峰,‘阡陌之伤’,开始了……从此,变数因他而变得无穷、不绝——我天衍门、柏轻舟与当世的其余人物,过去所见,分别曹王、林阡、铁木真等等,而今,却很难再算,就像被‘阡陌之伤’阻挡了视野。”

        “阡陌之伤……”段亦心一愣,反复回味这四个字,“主公,当真被亲生弟弟阻碍命途?”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始终被他弟弟阻碍。谁想这江湖上的谶语,竟影响着天下大势?目前所见,天命暂不在他,更加早已不在曹王,本该伺机而动,你父亲却还执意灭宋,所作所为俨然不受控。亦心,你接下来就留在我身边,与你七位师叔伯一同将之阻遏。”外祖肃然对她要求。

        “父亲竟真是下一个魔,下一个他最厌恶的渊声……”段亦心难免哀苦,“那么主公……他该怎样复原?他的魔性要怎样祛除?他在哪里?我去找他!”一旦气力恢复,关心溢于言表,动身迫不及待。

        “你随我来。”外祖尽收眼底。

        

        从她休憩的洞窟继续下行,百转千回似经过十七层,阴寒、腐朽与血腥之气越来越浓,终于再次见到师叔伯们以及被他们守在巨石之上依然无甚起色的林阡。

        “众位师叔伯……为何不救他?!”她原以为他们会像救她一样慢慢将他治愈,没想到除了将他挪到地底下之后什么都没做!

        “他不需要我们救……”师叔伯们连忙说,她蓦地想起,外祖适才说:他无需我救,本身就死不了,只不过离复原还早。

        可是,哪怕清理一下也成啊……

        他们与他之间却保持着特定距离,她倏然记起他身上的诡异气血,或许已经伤害过他们。

        电光火石间,听得那白发之下发出一丝异响,惊得胆子最小的小师叔慌忙持火把向后跳了一步,其余人等除了外祖之外均有不同程度的脸色变化,久之,才分辨出——“那是有瘀血卡在那怪物的喉咙里使得那怪物发出来的声音……”小师叔指着林阡连声惨叫。

        “是主公的声音!他当真没死!”段亦心喜不自禁冲前去看,然而他虽发出声音却仍昏迷不醒,她将他翻过来抱在怀里时,看见他原该勾起自信微笑的唇还是惨白得近乎没有血色,心中一颤,毫不犹豫地,连可能会中异物之毒的危险都不管,给他把那口瘀血从喉咙里吸了出来。

        师叔伯们全想不到她会有这举动,一张张冰脸哑然在侧看得呆了,小师叔作为唯一的鲜活之人诧异不已:“小师侄女,这魔……”话未说完,被外祖眼神制止。

        “外祖,既然他还活着,该如何让他尽快复原?!”她又被那流过他身躯的诡异气血弹开老远,时隔不久它已不再局限于他胸口,她愈发觉得不能让它侵占了林阡,但似乎林阡只能靠它活下去。

        “你也发现了,他体内有异类之血、伺机借助他躯体成活。你父亲那一箭虽能将他杀害,但下一刻或许会激发出更多未知莫名之事,天下苍生冒不起险。”外祖说,她恍然,难怪他这次冒着忤逆天命的风险“救”林阡,恐怕是不想战地给林阡陪葬更多人,“这气血是邪魔外道,不知他从何处获得,总之与他身体不得互融,既能保他不死也让他只能作为行尸走肉。”

        “外祖,您有办法,让它们互融?”她泪光点点,柔声问道。

        师叔伯们都是三缄其口,外祖似是思虑片刻,终于点头,先对那小师叔说:“你将《无上秘要》、《太始经》、《上清经》等等,全都放在这里吧。”转过头来,对段亦心:“你且休息几日,在此间给他诵读净化,竭尽所能授这些魔物以道。过后,我会合你师叔伯七人之力,为他以阳气打通全身经脉,使他能以自身之血反制魔血,控制以后方能将其化为己有……”

        大师伯紧随外祖开口:“届时他将恢复一丝意识,是心无杂念、身心放松的悟真之境,紧接着,便由十个女子,各自将他所需的十成、九成、八成……一成纯阴之气输给他,便可使他意识完全复原,甚而至于功力大增。”

        “当真……”段亦心一喜,痴痴回望林阡,“我愿将自己的内力都给他,其余练就纯阴之气的女子,盟军也比比皆是……只要他复活,便可以了!”

        “小师侄女啊……”小师叔流露一丝痛惜。

        “好,你且与他在这里,一起休整几日吧。”外祖既去,师叔伯们也把正要说话的小师叔连拖带拉着走了。

        

        段亦心与林阡在那阴湿洞窟足足呆了三日三夜,不吃不喝不眠不休,抓紧时间为他诵读外祖留在这里的所有书卷,生怕林阡不能受教,所以还想多读数遍。

        自己虽然浅尝辄止,到底也是心无旁骛,她大概了解到,诸如《无上秘要》等书,总论老子的道德概念;《太始经》《上清三天正法经》之语,论宇宙生成变化;《上清经》、《三皇经》等述,则论上清、三皇诸家的传授系统。其余道书,涉及诸家气法、符图以及仙籍语论等。

        三天来林阡一直如被冰封一动不动,也不知他到底听进去了没有,她望见他手上被她咬出来的牙印似乎还在,轻轻触碰,眼圈一红:就算救活他,他也不属于我,反倒是现在这样,我能完全地拥有着他……唉,段亦心,你在想什么,你到底和外祖说得一样自私,他是林阡,怎能离开他的战场、他的理想?略有杂念就岔了气,一口鲜血吐出来的同时,听得斜坡下方好像又传来水滴之音。

        “怎地,这下面还有一层吗?”她避过身去不看他,计算着下一层应该是第十八层,暗暗有不祥预感,于是短暂地离开他、一步步蜿蜒步入其中,忽然就被眼前景象惊得定在原处,手中的火把,霎时也被阴风扑灭。

        费尽力气擦了三次火折子才再度点燃,稀薄的空气和光线里,她分明看到一只特制的铁牢笼,和其间繁复的枷锁……这里,原先关过人吗?

        定西?

        黑山……

        渊声!?

        为什么外祖他们预见到林阡发生不测后会选择这里?段亦心一瞬间全都想通了,因为这里,是三十年前浣尘居士关锁渊声的旧地!

        倒吸一口凉气,所以,外祖他们,根本不是要救林阡,而是……

        -“师父一直在等他。”

        -“我们只会做循天道、依天命的事”“目前所见,天命暂不在他……”

        -“你父亲那一箭虽能将他杀害,但下一刻或许会激发出更多未知莫名之事,天下苍生冒不起险。”

        -“小师侄女,这魔……”

        还有外祖发现她痴迷林阡之后的“冷厉一眼”,还有她问怎么救林阡时师叔伯们的“三缄其口”,还有小师叔听闻外祖和大师伯那些胡说八道之后的“流露一丝痛惜”以及“正要说话却被师叔伯们连拖带拉”。

        还有那些笃定的“他不需要我们救……”“他无需我救,本身就死不了”……她真糊涂,天衍门这些人,他们确实是不方便闯到战场上所以才寄望于她,但不像她以为的那样,林阡可能有一线生机、最好靠她来干预灾劫;而是,他们根本就“算定”了林阡死不了、只不过不再是人主而是魔……他们没有打破门规悖逆天命,而根本一直都在依循天道,林阡确实对天下来说很重要,但他们不是要救他,而是站在苍生的角度对林阡给出一个最契合大势的处理。

        那么,怎么处理,还用再想吗。

        不管他们认不认可父亲、和父亲是不是一伙,不管他们对主公有几成的恶意,很显然他们是为了他们的使命、帮父亲收拾起一片狼藉的烂摊子,也就是“如果林阡成功入魔但未死”:既然林阡注定命不该绝,那么接下来战狼的几箭都不管用,不如一生一世囚禁于黑山死地,他们看见他之后发现他身有异血,都想着在摸清那丝气血的规律以后将他关锁。

        原本,段亦心对他们而言只是个媒介罢了,谁想,就在山洞里她冒死给林阡吸瘀血的忘乎所以,令他们发现段亦心可能会对他们的摸清规律形成阻碍,所以,故意用这几日的诵读经文消耗她的体力,并即将骗她散去这一身的内力?!

        彻悟之际,赶紧回到林阡身侧,再度将他负到身后,吃力上行千余台阶,艰难地推开每一道封闭洞门:“天衍门这般,焉有侠义……”她素来是个坚守底线之人,心中只有江湖没有国家之分,不愿见不平,不爱见不平,所以宁可守着方寸院落也不要什么家国大义。或许她格局不像天衍门、主公主母那般大,是啊,主公和她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不一样,他天生就能减少甚至消除不平之事。

        主公他,从来就不属于我……她心里既酸楚,又甜蜜:就算如此,主公与我,都还有交集……

        忽然承受不住,膝盖往前一磕,正在吃痛,不察他从背后掉落,在台阶上散了一地……她知道外祖都害林阡的话,真的没人能救林阡了,将来最好也不过行尸走肉,这天下将到处都是他的敌人,含泪低身,固执地将他再度揽进怀中:主公,我说过的,我便是同道,我永不负你……

        不出所料没走多远,师叔伯们便追了上来,她明知走不远,索性停下脚步,转身提刃赴战。

        剑锋响,杀气荡,风沙迷离蓝衣翩然。

        平素她是妩媚凌厉的美人,一旦执起云泉剑,更加是大气沉稳、不让须眉。

        天衍门一干冷血无情的老者,见此容光都觉不可逼视而险些忘记敌意,迟了片刻,才喊“别管这魔”“放开这妖邪!”

        至此,她背上负着的林阡,不管她怎样深情告白或尽心诵经,都没有自发地表现过生命迹象,全程都是一具尽出幺蛾子的尸体。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6548/246074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iaoshuozu.com。小说族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