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族 > 宠妻成狂:闪婚总裁太霸道 > 第1417章 二少篇,真不该沾你

第1417章 二少篇,真不该沾你

        就像曾经,她被毕炎博背叛伤害,她的父亲哥哥只能事后替她讨回公道,却无法让她不受伤害!

        就像此时此刻,她最依赖信赖的父亲哥哥,一样有心无力,哪怕知道,或许都还没有她手中这一柄攥入掌心的水果叉有用。

        所以池月宛的脸上没有羞涩、没有害怕,甚至没有狼狈的窘迫与不好意思,更多的是勇敢与无畏,眼底呈现的也是坚贞与果敢:

        “起来!立刻!马上!”

        她知道,秦墨宇与那个张公子不同!

        他高傲、矜贵,虽然也带着点男人本色的邪气,但眉宇间的正气还是凛然的,她深信这样尊贵的男人是不会、或者更准确的说,应该是不屑对一个女人用强的!

        所以,她要表现出自己的意愿——拒绝!强烈的拒绝!

        但她显然低估了自己的美色,低估了色字头上这把刀的厉害!

        此时此刻,理智、道德在秦墨宇的心头真的就是一道弱的不堪一击的墙,全然不及眼前近在咫尺的风光。

        所以,她的话,几乎是耳旁风一样快速地呼啸而过。

        刹那的理智后,是越发控制不住的意念,像是寻宝之人已经看到了珠宝的光芒,只剩下了最后的潘多拉之盒,只要打开——

        贪念揉和着欲念,秦墨宇的脑子整个都是混沌的,眼底身心只剩下了一个念头:要继续!

        他的身体一往前倾,抬手,池月宛也毫不留情,伸手就刺了下去,刺鼻的血腥味传来,秦墨宇动作明显一顿,池月宛眼睛都没眨一下,手也是死死地攥着:

        “我不开玩笑的!你,起来!”

        说归说,但见了血,池月宛也是明显的紧张,手下整个都是僵硬的。

        身体的疼痛是明显的,但秦墨宇就跟中了邪一样,视线甚至都是移不开的定注在眼前,粗粝的大掌还直接握在在了她另一只手臂之上,不容忽视的力道也泄露了他的心思:

        “让我看看你到底是不是真的克夫——”

        轻柔的话音一落,秦墨宇一把扯开了她的手臂,近乎同时,身前一阵挖心刺骨的痛,两个人近乎同时闷“哼”出声。

        一个是因为不适的战栗,另一个当真是因为被钢叉扎的疼!

        没有挣扎,池月宛手下的力道却毫不含糊!

        时间顷刻仿佛中断了三秒!

        就在她以为一切都将结束的时候,风暴一样的袭击突然席卷而止,瞬间,池月宛就懵了:

        这个禽兽!

        他居然——

        脑子一阵嗡嗡地,手下一个用力,转而却再也使不上力气地缓缓摊了下去。

        两个人的游戏,就像是猛兽与野兔的征服与追逐,败下阵来的一方注定了只能任其宰割!

        原本只是一时兴起,但秦墨宇也太高估了自己的自制力,秘密解开的那一刻,他得到的并不是满足与揭秘后的释然,而是更深沉的不可自拔,许久,无数的声音在告诉他收手,他就是怎么也收不回来,反而想要的更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屋内一片狼藉的暧昧。

        ……

        最后的最后,秦墨宇是狼狈地跑出紫京别苑地,用落荒而逃来形容也丝毫不为过。

        而房间里,四肢大摆地平躺在床上,身上空空如也,就拢了一层薄被,脚丫蜷缩着,浑身说不出的难受,池月宛也是半天都找不回神:

        能给他看的,不能给他看的,能让他碰的,不该让他碰的,他全都碰了,只差最后一步,只差最后的那一顶点儿!

        好险,如果不是最后的那个电话,她差点就要变成他真正的女人了!

        一动不动地望着天花板,半天,池月宛浑身都还在不停地哆嗦:该死的男人!不要脸的禽兽!混蛋!畜生!居然对她做这么龌龊的事儿?

        这一天,池月宛憋在房间,门没出饭没吃,除了洗澡刷牙就是躺在床上发呆,浑浑噩噩地大脑也是一片空白。

        ***

        另一边的办公室里,近乎同样呆坐了一天,秦墨宇却是一根接着一根,抽了一天的烟,指尖被烫到,蓦然回神的他才赶紧掐了烟蒂,一个略大的动作,胸口处却又是明显的一痛。

        推开身上披搭的西装,刚换的衬衫处隐隐地又渗出了两个血点,刚刚压抑平静下来的思绪瞬间又像是被一根芯子给引爆了,脑海中各种旖旎的画面蹭蹭地往里涌,秦墨宇的眉头也跟着拧了起来:

        “该死!”

        按住肩头处,他又跟着深呼吸了两下,抬起的手背却不自觉地抚向了自己的唇角,边角处又一股滋滋的痛感涌了上来:

        真是个小野猫!野性十足!

        脑海中全是她的影像,鼻息间仿佛还残留着她的气息,秦墨宇倏地站起身子,只觉得自己快要疯了:一只不乖顺、不听话的小野猫,他怎么会有兴趣?

        许是身上背负的担子太多,他向来规矩,至少在秦墨宇的认知中,他不是个离经叛道的人,所以,他爱的肯定是家猫!

        一个用力,他按向了自己的伤口处,突来的痛感终于让他冷静了几分:“我真的是疯了吧?”

        是他禁欲太久了吗?

        怎么突然就有些控制不住了!

        想要她!

        念头再度窜入脑海,秦墨宇都被自己吓了一跳:差一点他就犯下错误了,怎么还有这种念头?

        那个女人不止不是伍雪然,还是他家里人根本不会接受的小寡妇,他怎么就对她产生了这么强烈的欲念!

        扯着嘴角,秦墨宇都禁不住嘲弄地敲了敲自己:“又不是没见过女人?丢不丢人?”

        越是这么安慰自己,秦墨宇的脑海里偏偏全都是她的样子,她笑意盈然地走向他、乖巧地坐在他腿上的样子;她愤然离开转进别的男人怀中的样子;她斜睨着他跟别的男人打情骂俏的样子;她恼他跟他闹腾的样子;她狼狈地躺在他的身下,却拿着刀叉抵在他身前的样子;她毫无遮掩在他身下盎然绽放的样子,那么美,那么真……

        想着,秦墨宇的脑子又跟着风中凌乱了。

        甩着头,去倒了一杯冰水喝了,他又在房间里走了几圈,浮躁的情绪却还是怎么都压不下来,反倒心头那股陡然的冲动像是被什么狠狠地勾挑cìjī着急欲冲破而出、感觉越来越强烈:

        “真不该沾你!果真是个妖精~”

        低喃了一声,抬手,秦墨宇再度狠狠地按向了自己的胸口。

        片刻后,他便拿起衣服出了门。

        ***

        医院里,帮他注射了一针,处理着伤口,汤励晟还有些纳闷:

        “伤口有点深,所以普通的止血药也只能止表层,一旦拉扯到或者碰到,伤口还是会崩裂流血的!你这伤怎么弄的?口子不大这么深?”

        这伤口太奇怪了!

        这是什么东西咬的还是扎的?还两个伤口?

        要是伤口大了流血不止可以理解,缝上几针也很容易清洗治疗,偏偏他这个吧,伤口并不大,还很深,所以只能靠身体的自愈跟药物的治疗,缝合显然又是用不上的!所以,也是有点麻烦。

        “伤口愈合需要时间,你还是要注意点,不要太用力扯到或者按压,快则一个星期慢则一个月就能愈合的,我说的是流血口!要是再出血不止、别自己乱用药,记得来找我!还有不流血不代表好了,口子有点深,一时半会儿是长不平的,有点心理准备,别被自己身上的窝吓着!”

        “嗯~”

        应了一声,秦墨宇直接把衣服给拉好了,脑子嗡嗡地还是有些乱糟糟,刚刚消停的各种破碎的画面又噼里啪啦地闪过,脸色自然也不怎么好看,自然而然,汤励晟问的那些,听进去了他也是一晃而过地当没听到、自动给忽略了。

        这件事,难以启齿,哪怕最好的兄弟,他也不能提!

        起身,秦墨宇直接侧转了身躯。

        还没收拾好桌子上的物什,汤励晟急切地伸出一只手就拦住了他:“哎,秦?”

        “四哥?别走啊!你还没告诉我伤口是怎么来的呢?”

        到底是什么东西能刺出这样的痕迹?

        一时间,汤励晟想象不出来:锥子吗?有点粗了,钉子?也不太像!

        什么东西能刺出这样深的伤口?

        两个很深的冒血,还有两个浅点的痕迹,四点组合起来有点像是花儿状,可比五瓣的梅花又少了一个点,而且有深有浅,这到底什么东西扎的?他的心口位置怎么会留下这种印记?到底是怎么伤的?

        汤励晟好奇啊!从骨子里往外冒着好奇!

        跳下桌子,绕到秦墨宇的身前,汤励晟的眼珠子一个劲儿地冒绿光:“四哥,给解解惑呗?这伤口,不会是镊子扎的吧?”

        像是有那么点像,可又总感觉不太可能!镊子能扎的这么深?这得多大的力道?

        他又不是医生,镊子随手可见,再说他是有身手的,身边也有人跟着,谁能扎到他身上?

        汤励晟还拧着眉头,秦墨宇直接推开了他:“嗯,好好动动你的猪脑,想通了再来问我!”

        侧身,秦墨宇已经直接出了办公室,还随手把门给关了上去。

        晕倒!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46789/256542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iaoshuozu.com。小说族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