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族 > 宠妻成狂:闪婚总裁太霸道 > 第956章 女人珍贵的东西

第956章 女人珍贵的东西

        果然,下一秒,一道柔弱的嗓音传来:“芸儿,去帮江特助添一杯吧~咳咳~”

        说话间,她还故作虚弱地坐回到了沙发,此时,史芸刚清理完,手里还握着一片杯子的碎片,江弘自然而然地端起了两个杯子:

        “不用了,我来吧!”

        接了两杯咖啡回来,江弘一伸手,想起什么地道:“这么晚了,你能喝吗?不怕睡不着吗?”

        她不是因为不分白天黑夜的缘故,睡眠质量一直不怎么好吗?放下,江弘的脑子里其实也是闪过一丝异样的!

        状似恍然,丁若雪敲了敲脑门,才顺势道:

        “差点又忘了!贪嘴的毛病是改不掉!这可是等的蓝山,丢了也是可惜,给给芸儿吧,多给她加点糖,她喜欢吃甜!”

        门口处,史芸听到的是这句。

        扔掉了垃圾,折回,史芸才把花束跟果篮拎了进来,放到了一边的收纳小桌子:

        “xiaojie,江特助给您带的礼物放在这了!如果没什么事的话——”

        “芸儿,多煮了点咖啡,都忘记了这个点我不能多喝,你拿去喝吧!你晚不是喜欢看书吗?给你提神了!我们芸儿进好学,可是个好姑娘!”

        夸赞着,丁若雪一脸无害的笑意。

        “谢谢xiaojie~”

        口头这样说着,史芸心里却恨得牙都痒痒:绵里藏针,也不外如是吧!

        前,她端起了咖啡:“xiaojie最喜欢的那套杯具啊,我还是换出来吧,顺便帮您添点水?”

        不等丁若雪反应,史芸已经快速地拿出纸杯倒出了咖啡,还端着桌盘拐向了一边的小茶水间。很快地洗过杯子,还帮丁若雪换了一杯白开水,加了两颗红枣,史芸才端了回来:

        “xiaojie,江特助,那不打扰你们说话了!我先回房了,有事您喊我!”

        说话间,她还捧着咖啡喝了两口,才往外走去,而丁若雪也近乎同时端起了桌的茶杯。

        轻微的阖门声传来,偌大的卧房,突然像是成了密不透风的蒸笼,一层层的热气窜涌了来——

        很快地,屋里传来了悉悉率率的声音,门外帖靠着墙壁,吐出口的咖啡,拳头微微攥了几攥,史芸的唇角扬起了一个清浅阴沉又别有深意的弧度。

        ***风花雪月的一夜,昏昏沉沉地,丁若雪仿若做了一个漫长而美丽的梦,睡梦,他们终于突破了世俗与道德的约束,真正的走到了一起,绮丽曼妙的感觉,恍如游走在天堂与深海,光明璀璨,唯美地不可

        言喻。

        恍恍惚惚撑开沉重的眼皮,身体像是散了架一般,丁若雪手下一动,伴随着一股凉意,清晰的异样陡然窜入心底,头僵涩地一个扭转,迎着微弱的壁光,她的眼珠子差点整个滚了出来:

        “啊——”

        尖叫一声,她倏地坐起身子,一动,顷刻整个跌落到了地下。

        “吵死了~”

        睡梦被惊扰,江弘还带着明显的起床气,突然一道刺目的亮光袭来,本能地抬手遮挡了下,他才心不甘情不愿地睁开了眼睛。

        陌生的屋顶陡然进入视野,脑袋“轰”地一声,他也倏地坐了起来,却明显怔了三秒,直至又一声尖叫刺痛耳膜:

        “啊~你对我做了什么?咳咳~你个禽兽!混蛋~呜呜~”

        几件衣服噼里啪啦地砸了过来,眼角的余光扫过屋内凌乱的一切,身体明显被掏空的乏力,连脑袋都沉地像是塞满了石头,江弘的脸色也一阵乍青乍白的难看。

        起身,快速捡拾起地的衣服,江弘也是逃难一般快速穿套了去,同时,脑子里也不停地捕捉起昨夜零散破碎的画面:

        该死!

        略一归拢,江弘大概能踩个七七八八,扣着皮带,他手的青筋也开始隐隐暴跳。

        此时,还坐在地下,浑身不能抹去的疼痛,清晰的无法忽视的感觉,像是一把把锋利的沾了毒的刀一下下凌迟在丁若雪无法接受的心,扯着被子裹着自己,她也忍不住狠狠拽了几把头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视线一落在自己的微露的腿、手臂,那青紫的痕迹瞬间刺痛了她的眼儿,一如此时此刻,她视线最不想看,却清晰地占据着她半个视野的、床单的那一抹红。咬得牙齿咯咯作响,丁若雪半抽噎着,怒

        道:

        “枉费我表哥把你当亲兄弟,你怎么能对我做这种禽兽不如的事儿?他要是知道你欺负我、占我便宜,他不会放过你的!我一定要告诉他~”

        嘶吼着,丁若雪确实怒不可遏,但不自觉地还是控制了力道: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

        “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你心知肚明!”

        面色一沉,江弘缓缓回身,视线落在床单,也不自觉地顿住了,脑子一懵,他的脸色却越发难看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恼羞成怒,丁若雪肺泡都要气炸了,却也没忽略他的发应。

        “是不是‘欺负’,你不清楚吗?”不冷不热的,江弘的口气没有任何的改变,眸底还闪过一丝危险的冷意:

        她以为谁稀罕碰他吗?

        他的表情晦涩难辨,一时间,丁若雪也有些拿捏不准,但想着事情已经这样了,亏都吃了,不能白吃,当下口气也冷了几分:

        “怎么吃饱喝足,拍拍屁股想不认账吗?算我不再是二少心尖的人,我也曾是他的恋人兼亲人!你摧毁的,可是我身为女人最珍贵的东西!你是他的左右手,二少什么脾性,你当真清楚吗?”

        缓缓地起身,丁若雪的压根差点没咬断了:“俗话说地好,朋友妻,不可戏!青城四少,东封西秦南汤北陆,四大家族,各据一方,各自称雄。可是据我所知,初盛之时,应该是东封西秦南汤北陆‘司空’吧,司空家族曾经才是青城第一大家族,占据了青城半壁江山,可是现在,提起青城,谁还记得当年的司空少?短短几年,它是怎么销声匿迹、一夕落魄到青城都无法立足的?”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46789/256537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iaoshuozu.com。小说族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