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族 > 不周纪 > 第六十七章 凤舞九天

第六十七章 凤舞九天

        种溪脸色难看至极,刚想破口大骂,头顶蓦然有狂风飙过,紧接着身前墙壁骤然裂开一个长逾三尺的巨口。

        种溪骇然回望,只见五方揭谛此时只还剩下两尊千疮百孔的金身法相在苦苦支撑着漫天紫雷。

        满地金身碎片中,浑身浴血得圆清面色苍白,手拈念珠结趺跏而坐,垂眉瞑目低声念诵着什么,不断有鲜血从他七窍之中汨汨渗出,沿着下巴低落在身上那件素色直?上,绽开一朵朵血色莲花。

        种溪心头剧颤,实在不忍再看,猛得咬紧牙关转头朝向冻成一坨冰棍的白易行,沉声道:“我是一介武夫,虽然粗通修行炼气之法,但是对如何解除四海禁制却是一窍不通,你可不要忽悠我!”

        “刘雨霖”斩钉截铁道:“不会,放心吧!就是会阴!”

        种溪蹙眉,还是略带犹疑:“会阴属于任脉下三关,跟神魂意气四海有什么关系?”

        “刘雨霖”耐心道:“这小子另辟蹊径,练功行气走的不是任督二脉,而是所谓的‘九关十八隘’,你只需知道扎他会阴没有错就行了!”

        种溪哦了一声,瞄了两眼,终究还是忍不住道:“你确定?”

        “哎呀,你这人怎么婆婆妈妈!我确定!”“刘雨霖”大娇嗔后,又十分“好心”得轻声提醒道:“种公子可要看准着些,千万不要扎错了地方,也不要用重了力气,否则不仅无助于他破开禁制,反而有可能伤到那话儿……”

        种溪低吼道:“闭嘴!”拈起牛毛细针便向白易行胯下打量开去,心中却是窝囊至极:想我种二,自打出生以来便恣意花丛,兴之所至时也不是没有一把拽掉大姑娘小媳妇的裤子,凑近觊瞧个仔细的经历,但这么直勾勾得盯着一个男人的裤裆看还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种溪越瞅越气,真气缓缓聚到指尖,正在全神贯注之际,耳后突然掠过一道絮乱罡气,劲风擦耳吓得他一个激灵,手指也随之猛得一抖,原本便弓开满弦的真气瞬间迸散,只听嗖得一声轻响,那根牛毛细针已然全无踪影。

        种溪心头大跳,目瞪口呆得望向依旧不言不动的白易行,一根几乎细不可见的牛毛细针不偏不倚插在少年眉心,颤颤巍巍泛着寒光。

        “呆子,你射得那是哪儿?!”种溪耳边响起“刘雨霖”压抑的怒吼。

        种溪微微失神,尴尬道:“会……会阴……”

        “刘雨霖”原本苍白的脸色悄悄泛起红潮,也不知是好气还是好笑:“谁的会阴长在脑门儿上?”

        就在此时,大厅中央响起一阵惊天动地得巨响,气浪翻涌,金光四散。

        最后一尊揭谛金身终于也在滚滚天雷得不断凿击下,彻底粉碎。

        高俅哈哈大笑:“小和尚,龟壳已破,还不伸颈就戮?”

        话音未落,大厅一角骤然掀起一阵雄浑气浪,紧接着一道人影弹地而起。

        白易行衣袍翻卷,真气鼓舞,浑身上下青光四溢,好似燃起一丛青色烈火。

        天元道心在腹内悠悠旋转,阴阳二炁绞扭一团在九关十八隘中奔流如飞,噗的一声轻响,一道寒光从白易行眉心金线倏然钻出,当空掠出一缕银线,转眼间便射至高俅面前。

        高俅指尖黑光氤氲信手一弹,嗡的一声轻响,银针旋即掉头,擦着高俅鬓角电射而出齐根没入天顶梁木。

        白易行眉心青筋虬结,将一条曲线夭矫的的金线团团围住,光华粲然宛如天眼。

        “小王爷,你也要横插一手么?”高俅眸光深沉,神情说不出的古怪,既像是如释重负,又好似颇为失望。

        白易行只觉浑身燥热,真气如脱了缰得野马一般在龙脉之中四下奔突,气海之内更是一阵翻江倒海,一股血腥戾气从小腹一路向上,最终堵塞在喉头,说不出的烦躁不安,直欲将视野所及得一切破坏殆尽才能好受一些。

        他瞪着一双血丝遍布的眼珠,从三十八名如临大敌得亲事官脸上一一扫过,最终停留在面罩寒霜得高俅脸上。

        “老贼!”白易行声音犹如金属磋磨般喑哑低沉,“想杀圆清,先杀我!”

        高俅凉薄的嘴唇紧紧抿起,定定望向白易行:“好一个兄弟情深,同生共死……既然如此,老夫便成全你罢!”大袖摆舞,真气挟卷处,身畔两名亲事官腰间断刃锵然出鞘。

        “且让老夫来试试小王爷山上修行十数年的成色!”

        刀如匹练,镇魂慑魄。

        白易行低吼一声,身形瞬间化作一股旋风,冲着高俅笔直一线得狂飙而去,所过之处桌椅护栏尽皆粉碎。

        两名上前欲拦的亲事官只觉眼前一花,还没看清来人如何出招便觉胸口如中大锤,接着便身子一轻,腾云驾雾般飞起化作两道流光,深深嵌入墙壁。

        种溪目瞪口呆,张大嘴巴忍不住惊叹道:“好大的力气!”

        “刘雨霖”听到动静也微微睁开双眼,眸光潋滟闪烁着复杂难明的光芒。

        刹那间,白易行便已闪身避开两道刀罡,冲至高俅面前不足一丈。

        高俅目芒微缩,似乎有些诧异这小子怎么短短一个多时辰便行动如风,力道霸烈与之前判若两人?当即脚尖轻点,身形如燕子抄水倒掠而出瞬间又与白易行拉开三丈间距,同时双手交叉胸口爆出一道十字刀光。

        白易行冲不减,眼见刀光袭面,想也不想便右臂弯曲如弓倏然砸出。

        砰的一声巨响,寒芒炸散,无数片破布碎絮被罡风所卷漫天飘飞,白易行一只衣袖就此碎裂露出肌肉块垒的修长胳膊。

        一拳击出,白易行只觉龙脉微微炙痛,真气奔流更急,忍不住低吼一声,又是一拳挥出。

        远隔三丈之外,高俅毛便被拳风所激根根竖立,他眼角厉芒爆闪,双手出刀如风,接连又是四道凌厉刀罡破空迎上。

        白易行此时已经彻底打了性,看也不看刀罡来势,垫步拧腰不管不顾得再次挥拳砸下。

        蓬蓬连响,大厅中炸开万多霞光,桂花楼众人纷纷尖叫着爆头鼠窜,一时间也不管男女老少,身份高低,只要看到一个瞧起来似乎安全的角落便不顾一切得抢上前去,就连空间逼仄得桌椅板凳底下也瑟瑟缩缩躲满了人。

        什么神仙打架,什么高官世家,再好看得热闹也没有逃命要紧。

        这边大厅中一片混乱,那边高俅与白易行打得愈热闹,两人一个追一个退,每每在白易行即将追近时,高俅便劈出一刀稍阻其势,将两人距离再次拉至数丈。白易行则如夸父追日一般,或侧身躲开或出拳相迎,始终紧追不舍。

        种溪皱起眉头,对着“刘雨霖”传音道:“这么下去似乎也不是个办法,虽然眼下两人风驰电掣得绕圈跑,亲事官们完全插不进手,但时间一长,难保这老贼会故意将跑蒙了头的那小子直接引进天心雷阵,到了那时候这哥俩可就真成难兄难弟啦!”

        “刘雨霖”也沉吟道:“我看高俅往来蹁跹,仗着身法优势不停得和白小子绕圈子,似乎是不愿意和他近身相搏。”

        种溪翻了个白眼:“废话,傻子都能看得出来!这小子真气刚猛,又力大无穷简直就是熊罴成精,白痴才愿意跟他近身缠斗……”话未说完,脑海中突然闪过一道灵光,情不自禁扭头望向已经懒得继续装死的“刘雨霖”,“你的意思是……?”

        “刘雨霖”嘴角微微上扬,清水双眸中却浑无半点笑意,她死死盯着高俅动作,右手藏在身后不断掐算。

        种溪不敢再看,额头微微冒出了一层细汗,暗自感叹:“疯子,都是疯子!”

        突然,一抹稍纵即逝得银光从刘雨霖指尖钻出,种溪眉头一皱,嘴唇嗫嚅得嘟囔道:“莫惹女人,莫惹女人……”

        于此同时,头顶突然传来高俅一声怒喝,种溪循声偷眼望去,只见高俅脚下一顿踉跄,在四周墙壁之上踏出深浅不一的一串杂乱脚印,而白易行已然趁机欺上,运起全身真力朝着高俅劈头砸去。

        “殿帅小心!”数名原本守卫天心雷阵得亲事官齐声高呼,再也顾不得是否会出手误伤,纷纷探手从乌云中抓出各自引雷刀,接着便扬刀抢上。

        白易行此时已然杀意上头,只觉触目所及,人人可杀!身后劲风刚起,白易行眉心金线蓦然一亮,紧接着天元道心转倏然加快,阴阳二炁旋转如轮,刹那间冲九关,过十八隘破臂而出!

        “轰”一道连天光焰从白易行喷涌而出化作两只长约三丈的巨大翅膀,轻轻一扇,巨大得冲力如同滔天巨浪般四下奔流,当其冲的几名亲事官瞬间被巨浪裹卷,惨叫着湮灭成一抔飞灰。

        “野鸡?”种溪已经完全陷入了迷乱,只觉眼前这一幕不仅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甚至连想都不敢想。

        “不,是凤凰!”

        “刘雨霖”媚眼如丝,呆呆望着身形隐藏在巨鸟光焰之中的白易行,神情迷醉又狂热。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46166/257252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iaoshuozu.com。小说族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