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族 > 不周纪 > 第六十六章 叩关

第六十六章 叩关

        种溪与刘雨霖泛着诡异妖光得眼神微微一触,脑中顿时一团迷蒙,等再回过神来,刘雨霖一条纤细玉臂已经滑如泥鳅得从自己掌中抽出。

        “呆子。”刘雨霖咯咯娇笑着滑步挪开,眼看种溪还要动作,连忙伸出一根手指隐晦得指了指数丈之外正全力运转天心雷阵的高俅,聚音成线对着满面惊怒的种溪笑道:“种公子,眼下我们可是同仇敌忾得战友,你一定要在这个时候不顾大局得向我发难么?”

        种溪微微一愣,想不到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女子竟然能使出“传音入密”这等对内力要求极高的功法,接着心底怒火更盛,冷冷传音道:“妖女好会做戏!刘嬷嬷被你们怎么样了?”

        “刘雨霖”微微一笑,眉梢眼角满是得意:“干嘛这么担心她?怎么,难道说种公子和李小小当真只是表面鸳鸯,实际上却暗度陈仓,与那徐娘半老的老鸨子勾勾搭搭?”

        种溪虽然知道这妖女是在故意调侃,但心头怒火却仍是火上浇油一般越窜越高:“明知故问!”

        “放心,你的老相好有吃有喝,有床有被过得滋润着呢,只是暂时只能一个人待着,没人说说体己话!”刘雨霖眨眨眼,嘴角勾起一个促狭得弧度。

        种溪心下稍安,望向女子眼神却愈发凌厉:桂花楼明面上挂着楚国公和教坊的名头,但实际上早在十几年前便已经被种家悄悄楔入的暗桩掌控,继而渐渐成为种家扎根西北所必须得情报与经济的一个重要来源,就连当年自负美貌却屡受前辈打压的刘雨霖,都是借助了种家的力量后才成为了如今这座渭州头号销金窟的话事人。

        所以刘雨霖一人是生是死其实并不重要,但是她手中掌握的种家这么多年以来在西北暗中经营的秘密才最是要命。

        掌握了这些秘密,便等同于紧紧抓住了

        种溪表面阴沉狠戾,心中却对这个神情百变,完全看不穿真实心思的女子十分忌惮:不知她,或者她所代表的背后势力到底从刘雨霖口中掏出了哪些关乎种家生死的干货?

        “刘雨霖”揉着满是淤青血印的白嫩手腕,娇嗔得白了种溪一眼:“明明是个辣手摧花的死变态,还偏偏四处宣扬自己最是怜香惜玉……沽名钓誉,好不要脸!”

        种溪冷冷一哼:“只怕我这点儿辣手,还摧不了你这朵霸王花。”

        “刘雨霖”稍稍歪了歪脑袋,笑得天真无邪:“种公子不必句句挟枪带棒,姑娘我既听不想听也听不懂。”顿了顿,又轻声道,“我们两个究竟是友是敌一句两句得可理不清头绪,反正你只需知道眼下我们目标一致,就是要想个办法顺理成章得把高俅老贼赶出渭州城就行了!”

        种溪一边心思飞转,一边故作不屑道:“高相公身负缉捕朝廷钦犯的要务,我身为一地辖官不予配合便已是渎职大罪,又岂能和你这等妖魔邪道联手阻碍?”

        “刘雨霖”翻了个白眼,一缕金光从袖中悄悄钻出冒了个尖,转眼又即缩回,然后看也不看种溪一眼道:“现在能信我了么?”

        种溪眉尖皱起,神色古怪道:“江南十二宫?”

        “刘雨霖”眼角笑纹隐现,刚想传音说些什么,大厅中蓦然炸开一道绚烂光波,紧接着一股澎湃气浪四散奔涌,所过之处石板纷飞,廊柱断折,十几个没有及时避开的红姑娘和跑堂伙夫惨叫着被气浪掀飞,身在半空叫声便戛然而止,瞬间炸碎成一蓬血雨。

        种溪趁机一个箭步冲上,手腕疾转,以一个匪夷所思得扭曲姿态抓向“刘雨霖”右肩,刘雨霖咯咯娇笑,脚尖轻轻一点身形便随之蹁跹后飞,在间不容发之际轻松躲开种溪这势在必得的一扣,同时又一脚踹中种溪左臀。

        两人一个倒飞,一个斜趴,倒像是被大厅中四处逸散的气浪扫中跌飞一般。

        屁股上结结实实被还了一脚的种溪趴在地上一阵龇牙咧嘴,心中暗骂这妖女当真记仇,刚要翻身爬起,余光扫处却见数尺之外靠墙而坐的“刘雨霖”花容灰败,双目紧阖,胸前衣衫斜斜破开一道长长的裂缝露出其下粉色小衣,如被利器划开,不断有殷红血迹汨汨渗出。

        种溪大惊,心头笼上一层迷茫困惑,方才这妖女分明轻而易举得避开了自己那一招祖传得“大碎金擒拿”,怎么转眼间就受了如此重伤?难道是由于自己得突然出手,让她猝不及防之下不及避开大厅内四溢流散的气波?但是两人当时相距不过一尺,怎么自己反而浑然无事?

        正在惊疑纳罕之际,耳边突然响起一道娇媚婉转的声音:“呆子,再不想办法快点帮帮你那个不打不相识的和尚兄弟,他就要被高俅老贼活活打死了!”

        种溪眸中迷茫尽去,取而代之得是两朵熊熊燃烧的火苗,他抬头望向这个几次三番将自己耍弄得团团转的女子,咬牙切齿道:“众目睽睽之下,我怎么帮?!”

        “刘雨霖”神色委顿,一副重伤昏迷的模样,但种溪不知为何偏偏就从中看出了一丝狡黠:“真是呆子,你我不能出手,但是有人可以啊!”

        种溪悄然扭头,望向身后三丈之外满脸寒霜,直挺挺得躺在地上比死人还像死人的白衣少年,疑惑传音道:“这人是谁,能帮得上忙?”

        “刘雨霖”口*唇不动,嘴角缓缓上扬:“他啊,是个运气极好又极坏,比你还要呆的小呆子。”

        种溪眉尖蹙起,这妖女语气娇媚婉转,字字句句都像是在打情骂俏一般,也不知是当信还是不当信。

        但眼下情势危急,若是由着高俅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将圆清打死,一来自己良心过意不去,二来种家从此就算是跟一国佛门结了仇了,以后再想笼络佛教信徒众多的西北番民可就难上加难,而最重要的是,如果圆清真得被高俅打死了,那么那个被他一手藏起的男子的真实身份可就死无对证了,若是高俅趁机来个指鹿为马,红口白牙非要说那人是李玉拂,种家还是一样要被高俅借机发难。

        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先帮着和尚打跑高俅,然后再赶在朝廷势力卷土重来之前彻底抹去所有痕迹才最为划算。

        种溪眼光冲着那少年浑身上下扫了几眼,皱眉道:“这小子明显是被阴寒真气冻住了神魂意气四海,我这点三脚猫的功夫怎么可能帮得了他脱困?”

        “刘雨霖”嗤笑一声:“大笨蛋,阴阳转换本来就在一线之间,你看这个小呆子表面一副被冻成冰棍的样子,却不知道他可是憋着劲儿运了好半天气,就差着最后一关啦!”

        说着缩在背后的右手手指微动,一缕寒光从其白如葱根的指尖倏然入地,紧接着种溪面前石板突然裂开一个小孔,钻出一枚细如麦芒的牛毛软针。

        种溪拈起软针,满腹狐疑:“哪一关?”

        “刘雨霖”笑意更浓,一字一顿道:

        “会阴!”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46166/256764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iaoshuozu.com。小说族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