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族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一百一十章 你怂什么?

第一百一十章 你怂什么?

        “小小姑娘,清早起床,提着裤子上茅房,茅房有人,没有办法,只好拉在裤子上……”甘霸拍着肚皮走在相扑场与梨园春之间的青石路上。

        身边跟着看热闹的甘狗儿,还有许多壮汉们,而今甘霸倒也是个人物了,也学起了甘奇龙行虎步。

        身后一个汉子问道:“霸爷,您这唱的是哪里的曲子?后面呢?怎么这艳曲儿只有个开头啊?”

        甘霸抬手一个脑瓜崩,说道:“什么艳曲儿?他娘的,这是大哥唱的曲,大哥岂能唱艳曲儿?大哥读了多少书?你没看到大哥书房里,几千上万本,大哥能唱艳曲吗?这是文人唱的曲子,你听听这词,看看大哥的文采,茅房有人,没有办法,只好,听到没有,只好拉在裤子上,你看这用词,多么雅致?体现出了这小姑娘这一刻是多么的无奈。”

        “是是是,霸爷说得是,大哥的词,自是雅得紧。”

        “嗯,以后多学着点,咱们也是有身份的人,不要出门给大哥丢了脸面,说话也不要粗俗,要学大哥模样,轻声细语,不紧不慢,若是还能时不时吟诗作对,那自然让人看重几分,脸面上也有光,大哥知道了,也会说咱们有出息。”甘霸说得头头是道。

        “霸爷教训得是,霸爷再唱一遍,我也学学。”

        “听好了啊,小小姑娘,清早起床,提着裤子……”

        “大家一起来,预备起,小小姑娘……”还真有些朗朗上口。

        梨园春门口,等着入场看戏的人有几百之多,尽皆侧目来看,都在仔细听那这一行人唱的到底是什么。

        却有一人见得甘霸走来,左右问了几句,飞奔上前,拱手一礼:“当面可是霸爷?”

        甘霸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人,一身上好的衣衫,年岁三十上下,甘霸正了正自己的貂皮帽子,问道:“你是何人啊?寻我何事?”

        “霸爷,我乃城中盛兴牙行的掌柜康会,特来拜见甘大官人,有事相商。”

        “找我大哥啊?我大哥这会正在读书,可打搅不得,有事你与我说,我回头给你传过去就是。”甘霸答道。

        “这个……这个……还是见得甘大官人当面比较好说。”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你一个开牙行的,与我大哥能有什么事情?我大哥又不开牙行。”所谓牙行,有点像是中介公司与人力资源公司,雇佣人手,租赁车马,这都是他们的业务,甚至也会给南来北往的商人做中间人,促成买卖。

        还有一项业务,牙行也常做,那就是买卖奴仆。

        康会听得甘霸无礼之语,倒也不生气,相反听得甘奇对牙行没有什么兴趣,倒还有几分欣喜,口中说道:“霸爷,这各行各业都有各行各业的规矩,而今曹家倒了,这个……城中乱作一团,我来就是想问问甘大官人可不可以居中调停一二,俗话说和气生财,我们盛兴牙行一向在南城独大,而今有人却把牙行开到了我家隔壁来了,怕也不过是个两败俱伤,所以……”

        “那曹家不是还有个大国舅刚刚放出去了吗?”甘霸没明白话语之中的深意。

        “大国舅啊?他走了,离京往南去了,听人说是准备去哪里修仙求道了。”

        “哦,就是说曹家没人了?那什么东京十三门呢?曹横那厮呢?那厮可是人五人六得紧。”甘霸又问。

        “曹横倒是还在,就是没有人听他的了,我也曾去寻过他,只是他说话不顶用了。”

        “那你就回家聚了人手,谁抢你生意,你就跟他干就是了,你怂什么?”甘霸面带不屑说道,在他的世界观里,被人欺负了,就得干。

        康会闻言直皱眉头,只得问道:“不知甘大官人今日可会出门?”

        “下午,下午周侗与刘廷龙上台比斗,我家大哥就会到场了。”甘霸答道。

        “多谢多谢。那就不搅扰了,霸爷慢走。”康会作请相送。

        甘霸昂挺胸往前而去:“小小姑娘……”

        不远处梨园春的门口,甘霸又看到了熟人,赵宗汉,甘霸可认得这位汝南郡王府的世子,是个大人物。

        甘霸满脸笑意上前准备打招呼。

        赵宗汉也看到了甘霸,反而连连往人群里躲。

        甘霸扯着大嗓门就喊:“世子殿下,世子殿下,您来了,快快里面请,贵宾席伺候。”

        赵宗汉闻言,皱着眉头,连连摆手:“呆霸儿,你别过来,我这里有些不便。”

        “什么便不便的?我给你安排好座,来来来,跟我来。”甘霸上前去拉。

        “我自己有座,你忙去吧。”赵宗汉再拒绝一次。

        甘霸有些不解,却也不再生拉硬拽,而是答道:“我这就去通知大哥,说你来看戏了。”

        “不必不必,千万别说。”赵宗汉再一次连连摆手。

        却见赵宗汉身边一个八九岁的小童说道:“你家大哥是不是那个甘奇啊?你去叫他来,我还等着他孙猴子的故事呢!”

        赵宗汉把孩童一拉,说道:“仲针,别瞎说。”

        糟小朋友委屈一声:“哦!”

        甘霸一脸不解,出得人群,问甘狗儿:“你说咱们要不要回去与大哥说说?这汝南郡王府的世子是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甘狗儿点点头:“这厮心中有鬼,定是怕大哥知晓了,咱们赶紧,赶紧回去禀报。”

        两人飞奔而回。

        梨园春剧院开门了,赵宗汉连忙入内,随他而入的不知一个糟小朋友,还有另外一个公子,消瘦模样,步伐缓慢,看背影,年岁不大。三人身边还有几个小厮随同。

        三人入内,落座贵宾席。

        便听那个年岁不大的公子哥开口:“十哥,这梁祝的戏,当真如你所言那么好看吗?”

        排行老十的赵宗汉看了看这位小公子,答道:“好看,大姐都看哭了,保证你看了还想看。”

        “姑姑,听说这戏也是那甘奇写的呢,他最会讲故事了,肯定好看。”糟小朋友说道。

        “别瞎喊,叫叔叔,叫什么姑姑。倒霉孩子,以后再也不带你出门了。”赵宗汉教训一句。

        糟小朋友鼓着腮帮子,左右看了看,说道:“你看,那不也坐了妇人吗?看个戏,还非要如此乔装打扮的。”

        公子哥摇头浅笑,又问:“十兄,我怎么听说这故事话本是苏辙写的呢?”

        “甘奇的故事,苏辙执笔,听闻苏轼也参与其中了,他们三个本就交好非常,你只管看,好看的紧。”赵宗汉解释一语。

        公子哥点点头,一脸期待,只等鼓起。

  http://www.xiaoshuozu.com/shu/45896/250548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iaoshuozu.com。小说族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