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族 > 最强山贼系统 > 第1009章 身陷大牢

第1009章 身陷大牢

        第1o11章

        程大雷一行七人被放进九江城的大牢中。程大雷之前已经有过牢狱经历,在幽州曾陷入落叶城大牢,也曾在长安城的天牢待过。

        所以这种事对程大雷来说稀松平常,也算不得什么。而刘财与徐神机都是江湖上的豪横人,住进大牢就像回家一样平常。苦得却是几个女人,银眸依旧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崔白玉是吃过见过主儿,也不觉得如何,貂蝉心底虽然有些怨言,但面对程大雷她却不敢开口。

        关键是乌力罕,想当初跟着野原火的时候,自己是锦衣玉食,山珍海味。后来李行哉待自己也算不错,为何跟了程大雷之后,偏偏一天好日子没过,还要受这无端的苦楚,最后竟然折腾进大牢里。

        一路上对程大雷抱怨连篇,对于这些女人的怨言,程大雷只能假装听不着,委实是不知该说什么。&1t;i>&1t;/i>

        一路被押入大牢,令程大雷没想到的是,大牢内竟然人满为患。

        所有犯人都盯着程大雷,一脸嘲讽。

        “又来一个。”

        程大雷摸摸鼻子,感觉有些不知所云,照道理来说,天下初定,本不该有这么多作奸犯科之徒。

        七人被丢进牢房,同间还有一伙犯人,操着交州口音。

        “你们是怎么被关进来的?”一个黑胡子的人问道。

        程大雷现在也是一头雾水,尚不知事情的真实原因。他拱了拱手问道:“老哥贵姓?”

        “在下南宫贵,是交州来江南贩瓷器的商人。”

        程大雷看这人说话态度彬彬有礼,不像什么歹人。他好奇问道:“老哥是怎么进来的?”&1t;i>&1t;/i>

        “别提了,都是钱是命那混蛋!”

        “他娘的,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他。”

        一行人提起这件事便骂骂咧咧,显得怒不可遏。南宫贵摆摆手,压住了诸人的声音。

        “实在不瞒先生,我们是被栽赃陷害进来的。”南宫贵道。

        “怎么讲?”

        南宫贵叹了口气,道:“这九江城的城主名叫钱为雄,乃是当今陛下在江南时的先锋官。他有一个儿子,唤作钱石鸣,老百姓都唤他钱是命,最是贪得无厌。我们从交州贩瓷器到此地,不了解这件事,无意中露了白,被钱是命盯上了,他随便找了个由头,贪了我们的财物,将我们丢进大牢。我们已被关进来半年了。”

        说到最后,南宫贵这样有涵养的人,语气也变得苦涩起来。&1t;i>&1t;/i>

        程大雷听到这里,心中也算是明白过来。自己的情况同南宫贵如出一辙,看来那个钱是命做这种事情不是一次两次了。

        “唉,李行哉究竟怎么带的队伍。”程大雷下意识叹了口气。

        短短几年时间,李行哉扫平天下纷争,无论如何这也算得上丰功伟绩。但打下这九万里江山,总是要有人管的,说实话,李行哉手中并没有足够的人手。

        这件事也怪不得李行哉,诸事缠身,那里有时间选择有能为,有胆魄,并且持性本正的人才。上令不达,一城之主俨然就是土皇帝,出现这种事也不算奇怪。

        曾经的帝国,掌握在皇族、军阀、地方豪强手中。但李行哉冒出来后横扫天下,扫清了豪强,打败了军阀,将整个天下握在自己手中。&1t;i>&1t;/i>

        老实说,虽然经过一场战乱,但如今的天下比曾经干净许多。

        只不过,那些丑陋的肮脏的被打扫干净,自然会有新的罪恶生长。这种事就像韭菜,割完一茬还有另外一茬。

        “先生,您可是要小心。”南宫贵道:“我们都是一帮男人,那城主的公子只谋财却不害命。怕先生身边美女如云,红颜祸水呐。”

        程大雷点点头,随即笑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不知是福是祸,先等等看。”

        ……

        城主府中,钱石鸣的院子内,孙班头已经将缴获的财物送进来。钱石鸣正在做清点的工作。

        对于金银珠宝,钱石鸣有某种癖好,身为城主公子,他什么东西得不到,便是有钱也未必花得出去。可他依旧喜欢收集金银珠宝,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金银,便有一种油然而生的幸福感。&1t;i>&1t;/i>

        这次行动,收获比他想象中大。

        那琳琅满目的财报,实在令他大开眼界。

        看到后来,钱石鸣竟然呜呜痛哭起来。一旁的孙班头一头雾水,道:“公子,您想到了什么伤心事?”

        钱石鸣抹干眼泪叹道:“我一生偏爱收藏宝物,江南的瓷器,交州的漆器,山中的美玉,海中的珊瑚,自以为广有收藏,今日方知是井中之蛙,不知天下重宝多矣。”

        孙班头有些愣,回过神道:“公子您不必伤心,您早也收藏,晚也收藏,这天下宝物迟早会尽落您的囊中。”

        “唉,说什么宝物无穷,多收一件便多一份的欢喜。”钱石鸣立刻振作起来。

        正这时候,有仆人报来,说老爷回府。

        “收起来,收起来。”钱石鸣立刻下令:“轻一点,可别坏了我的宝物。”

        不多时,有一面白无须的中年汉子从外面走进来。

        “孩儿见过父亲。”

        钱为雄挥挥手道:“免礼,鸣儿最近在做什么?”

        “父亲不在的这段时日,孩儿早晚读书,不敢离府半步。”

        “好好好。”钱为雄开怀大笑:“正是应该多读些书,为父就是受了没读过书的亏,你好好读书,日后我将你送到长安。为父曾经替陛下挡过一箭,凭这点情份,说不得能让你进入朝堂。”

        钱石鸣毕恭毕敬,忽然想起一件事道:“启禀父亲大人,孩儿刚得到一柄斧头,父亲正也是用斧的,正好献给父亲。”

        “喔,难得孩儿竟有如此孝心,取来给为父看看。”

        钱石鸣差下人把斧头从房中取过来,要两个人抬着进来。钱为胸握住斧柄,入手一沉,感慨道:“好斧。”

        只见这柄斧头暗淡无光,冲着眼光一看,斧身上宛如有狰狞鬼物。

        身为武将,哪有不爱好兵器。钱为胸越看越喜欢,渐渐皱起眉头。

        这斧头……好像在哪里见过。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44516/253353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iaoshuozu.com。小说族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