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族 > 辽东之虎 > 第九十九章

第九十九章

        硝化棉在欧洲被称之为火棉,这东西是一位化学家无意当中将硝酸与硫酸的混合物碰洒。慌忙之中他拿了老婆的围裙,擦拭硝酸与硫酸的混合溶液。(有的说法是抹布)

        这种东西其实已经是无烟火药的一种,本来有了这东西李枭打算鼓捣出来定装弹药。也就是后世的那种有底火的子弹,可现在的加工工艺实在太过粗糙。根本没有机械可以加工出来闭合严密的枪膛,甚至李枭连枪械用的合金钢都弄不出来。

        这涉及到材料学知识,如果枪械李枭还懂一些的话。材料学这种需要专门研修的学科,李枭就没办法了。事实上,渔老的加磷钢,已经大出李枭的意外。如果他自己鼓捣,连加磷钢都鼓捣不出来。要知道加磷钢磷的比例非常重要,加多了会严重损害钢的性能,加少了又达不到要求,渔老的加磷钢也不知道是多少年匠户们经验的总结。

        这年头所谓的枪,全都是前膛枪。前膛装药,发射金属圆球弹丸。

        弹丸通常是铅弹,少量有用钢珠或者铁珠的。好多时候,都是有什么用什么。不过暂时还没听说,谁家富裕到用金银珠的。

        因为弹丸的粗制滥造,导致很多时候击发之后弹丸实际上并未射出去。而士兵们,并不知道自己的子弹是否被射了出去。据说欧洲有一根枪管被塞进十颗弹丸的纪录!

        前躺枪最大的弱点,其实是射速问题。尤其是火绳枪,射速慢得简直令人发指。现在李枭的解决的问题,首先就是加快枪械是射速,以便提高火枪兵在战场上的杀伤力,和对抗骑兵的能力。

        “在击锤的钳口上夹一块燧石,传火孔边再弄一个击砧,射击时,扣引扳机,在弹簧的作用下,将燧石重重地打在火门边上,冒出火星,引燃火药击发。”李枭在图纸上不断的画着,因为绘画技术实在不咋地。渔老和稻富佑直听明白李枭说什么,却看不明白这货到底画的是啥。

        “好了!好了!我们明白了!”李枭再一次被两位老家伙请了出去。

        李枭这种只懂理论,动手能力几乎为零的家伙,场外指导一下就好。至于实际动手,还是两个老家伙来做。

        远处的新学校传来朗朗的读书声,教材是五爷从河北弄来的启蒙读物。李枭看了半天没怎么看明白,都是拗口的文言文。还有好多是什么八股文,那里面的每个字李枭都认识。可真要是连成串儿,李枭就看不明白了。那些字组合起来,简直就是另外一种语言。李枭很担心,毛文龙把这些孩子都教成书呆子。

        用毛文龙的话说,你也算是个读书人?

        不过这正好也符合了李枭的身世,一个穷乡僻壤出来的少年郎。如果连八股文这种高级货都认识的话,那就太可疑了。

        李枭的担心没有出现,因为毛文龙除了教孩子们写字之外。还细心的教授孩子们算学,虽然只是初级的一加一等于几的问题。但也教得有模有样!

        这明显是不了解毛大人的历史,小玉吃饭的时候问李枭乾坤坎兑巽离艮震的时候。李枭大眼瞪小眼,愣是被妹妹问了个懵逼。老子哪里知道八卦是怎么回事儿?

        李浩更加的离谱,给李枭讲解什么叫做河书洛图。什么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为肩,六八为足,五居中央。把李枭唬得一愣一愣的,没想到毛文龙还有这么高深的学问。

        对于不了解的事情,最好不发表意见。对于古人的教学方法,李枭也不大明白。李枭叮嘱弟弟妹妹们好好学习,也就忙着枪械改造的事情了。

        直到有一天,李浩和小玉拉着满桂算命。

        “满爷您掌面带紫纹,双眼犯桃花。您这是要走桃花运啊!”

        李枭看着小大人一样的李浩,下巴都要掉在脚面上。这话听着怎么这样耳熟,公园门口摆摊算命的老头老太太们,似乎都是这么说的。

        “大哥,你印堂发黑,最近会有……!”小玉歪着小脑袋,大眼睛唿扇唿扇的看着李枭的面相。说出来的话让李枭脑袋“嗡”“嗡”直响。

        如果自己没有猜错,下面应该是“小伙子,我这里有一道符你拿去可以消灾免难。你多少给些钱,意思意思!”

        “大哥,小玉有破解之法。只要你……!”

        “毛文龙,你个天杀的。你教给我弟弟妹妹们都是个啥!”李枭的怒吼声,几乎整个皮岛都听得清清楚楚。

        如果了解毛文龙的成材史,李枭肯定会捶胸顿足。因为毛文龙先生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太好,童年的主要娱乐方式是四处蹭饭吃。

        由于家里太穷,毛文龙吃不饱饭,自然上不起私塾,四书五经还有那些八股文他其实也看不太明白。不过还在他老娘还算是个文化人,至少认识字。老娘紧抓学龄前教育,总算没有让毛大人出落成为一个文盲!

        毛大人似乎也不是斗狠的主,打架撒泼的功夫也差点,不能考试,又不能闹腾,算是百无一用,比书生还差。

        慢慢的学龄前儿童毛文龙长大了,既然长大了自然要谋生。毛文龙虽然没有什么出息,但也不肯待在家里啃老。俗话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毛文龙为自己的人生职业规划,开了一个十分奇妙的头。

        为了谋生,他开始从事服务产业——算命。

        算命是个技术活,就算真不懂,也要真能忽悠,于是毛文龙开始研究麻衣相术、测字、八卦等等。

        在大明算命、兵法、天文这类学科都是杂学,且经常扎堆,还有一个莫名其妙的统称——阴阳学。

        而迫于生计,毛先生平时看的大都是这类杂书,所以他虽没上过私塾,却并非没读过书。据说他不但精通兵法理论,还经常用于实践——聊天时用来吹牛。

        就这么一路算,一路吹,混到了三十岁。

        直到他舅舅沈光祚发迹,当了山东布政使。毛文龙这才来到辽东当官儿!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44260/246558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iaoshuozu.com。小说族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