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族 > 战国第一纨绔 > 第511章 吴杰最好输得不要太惨(第二更)

第511章 吴杰最好输得不要太惨(第二更)

        临淄,齐国宫城。

        齐国君候田因齐坐在主位之上,脸色并不是那么的淡定。

        无论是谁,当他刚刚继承了王位不过两年时间,就要面对这个世界上最为强大的国家和军队,他都不可能淡定得起来。

        在田因齐的面前,是齐国的几名大臣。

        田因齐叹了一口气,道:“两个时辰之前,寡人刚刚得到了消息,逍遥侯已经在两天之前和魏军开战了。二三子觉得,这一仗我大齐是否能胜啊?”

        由于身为相邦的吴杰已经领兵出征,所以此刻的大殿之中,齐国大臣们的为之人就是大司行淳于髡。

        近来,淳于髡的日子过得其实并不是很顺利。

        问题并非出自于齐国政坛,毕竟淳于髡的老对手吴杰都已经领兵在外了,一时半刻的也不可能有人在政坛上压制淳于髡。

        淳于髡的麻烦来自于另外一个地方,也就是淳于髡的自有地——稷下学宫。

        众所周知,稷下学宫之中虽然有诸子百家,但若是轮到谁的声音最大,那就必须是儒家。

        齐国靠近鲁国,而鲁国是儒家创始人孔子的出生之地,这让儒家天然就具备了进入齐国的优势。

        除此之外,齐国的死对手是任用法家大能李悝变法而强盛起来的魏国,再加上田氏齐国得国不正,需要一种思想来洗脑民众、增强田齐合理性的种种原因,儒家得到了齐国的扶持。

        淳于髡身为大祭酒,正是如今齐国儒家、乃至于整个天下儒家的领袖人物,属于学派掌门人。

        对于一个学派掌门人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对创始人孔子理论的解释权。

        孔子弟子众多,对孔子的言论解释也各有不同,由此也引了诸多版本。

        淳于髡,自然也是有着自己的一套解释,这套来自淳于髡的理论,如今在稷下学宫之中大行其道。

        但,偏偏最近有个人跳出来,跟淳于髡大唱反调。

        这个人不是别人,乃是来自于儒家内部,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士子——孟轲。

        孟轲虽然年纪轻轻,但是对于儒家的理论却已经有了一套自己的看法。

        这也就算了,问题在于,孟轲对于孔子的部分理论,本身也是不认同的。

        简单的说,就是否定一部分,展一部分。

        这在稷下学宫之中造成了很大的影响,甚至让整个儒家内部因此而产生了理论上的争执、分裂。

        这对于儒家掌门人淳于髡来说,自然是无法容忍的。

        最简单粗暴的办法,莫过于让孟轲从这个世界消失。

        但淳于髡无论想不想这么做,他都不能这么做。

        孟轲和吴杰之间因为救宅一事而有了联系,这在儒家之中不是什么新闻。

        如果下手把孟轲搞死,那岂不是白送一个大把柄给吴杰?吴杰的嘴巴恐怕都要笑歪去。

        但孟轲不死,也不闭上嘴巴的话,稷下学宫之中儒家的分裂几乎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这让淳于髡陷入了两难之中,不止一次的在家破口大骂吴杰心思狠毒,搞出孟轲这么一个家伙来挖淳于髡和儒家的墙角。

        吴杰,混蛋啊!

        淳于髡看了一眼对面的大司理邹忌,现邹忌一脸的若有所思,显然还在思考着田因齐的问题。

        于是淳于髡决定自己开口。

        不然的话,怎么对得起吴杰这些天来不在临淄,却利用孟轲给淳于髡带来的“惊喜?”

        淳于髡正色,道:“君候,恕老臣直言,逍遥侯这一次和魏国开战,恐怕是凶多吉少啊。”

        淳于髡这句话显然是很不中听的,所以田因齐顿时就皱起了眉头,道:“大司行这番话,未免有些言过其实了吧?”

        />

        淳于髡摇了摇头,道:“君候请想一想,庞涓如今乃是当世第一名将,魏国是当世第一强国,魏武卒更是当世第一强兵,这三个第一相加,逍遥侯真的有希望能够在庞涓的面前取胜吗?臣觉得,只要这一次的失败不过于惨烈,那么就是逍遥侯的本事了。”

        一旁的邹忌轻轻的哼了一声,道:“大司行的这番话,邹忌不敢苟同。魏国虽强,但是逍遥侯也是当世名将,自从领兵以来从无败绩。庞涓虽然有名,可若是轮到战绩而言却还比不上逍遥侯,大司行何以如此长魏国人志气,灭逍遥侯威风?”

        自从上一次的谈话破裂之后,邹忌和淳于髡之间的关系就变得再度的紧张了起来,所以这一次,邹忌也就不再给淳于髡面子。

        淳于髡看了邹忌一眼,冷笑一声,道:“大司理这就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了。逍遥侯之所以能够在短短几年之中获得优异的战绩,一方面是因为他领兵不过短短几年时间,经历的大战也没有几场,对手不过是秦、赵、韩这般二流国家。另外一方面,是因为他当时还是一个魏国人,根本不需要面对魏国这么一个当世最强之国!

        如今,这两处逍遥侯的利好都没有了,大司理真的以为,逍遥侯会是魏人的对手?要老夫说,这一次逍遥侯瞻前顾后不敢进军,显然就是因为他害怕了!他若是能够在庞涓麾下败得不那么惨,老夫也就能够高看他一眼了。”

        邹忌同样不甘示弱,冷笑道:“既然大司行如此不看好逍遥侯,那么当初逍遥侯出兵的时候,为何又不见到大司行出来阻止呢?”

        淳于髡重重的哼了一声,道:“老夫当初如何没有阻止了?难道老夫没有说过不要出兵?可是,有人听老夫的吗?没有!在这座大殿之中,除了君候之外,都是逍遥侯的应声虫!局势如此,老夫又能怎么办呢?”

        淳于髡这番话一说出来,在场的齐国众臣脸色不免都有些难看。

        田因齐听着淳于髡的话,整个人的一颗心更是沉到的谷底,有些后悔的说道:“大司行,局势当真如此不乐观?”

        淳于髡转头看向了田因齐,长叹一声,道:“老夫现在只希望逍遥侯的能力强一些,再强一些,这样的话,或许能够多带一些大齐子弟回来,也让大齐保留多一些火种。”

        就在此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君候,桂陵捷报,桂陵捷报!”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43403/256462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iaoshuozu.com。小说族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