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族 > 武侠世界侠客行 > 第三百二十一章 套路

第三百二十一章 套路

        李侠客只是想去梁山水泊走一趟,没想到半路遇到了花和尚鲁智深与青面兽杨志两个人,这一番交谈之下,两人决定与李侠客结伴同行,去梁山走一趟。

        这两人中,花和尚鲁智深之所以落草为寇,其中有一大部分是自己作的,因为他敢于挑战规则,因此世间的规则容不得他,便是没有林冲的牵连,他早晚也是落魄江湖的下场,他的性格已经决定了他本身的命运。

        而青面兽杨志不同,此人生于五侯之家,乃是名门之后,杨家将的后人,从小就在家人的教导之下学习十八般兵器,马上步下都是好本领,开弓射箭,上阵杀敌,长枪短刃无不精通,再加上世家显赫,天生便是极为风光之人,年纪轻轻便做了殿帅府制使,若论威风,花荣根本就及不上他。

        只是在押运花石纲的途中,在黄河遇到风浪,翻了船,丢了花石纲,流落江湖,不敢返京,最后遇赦回返,想在东京某个职位,结果钱花光了,落得个当街卖刀的下场,哪知道卖刀也有人捣乱,泼皮牛二再三骚扰于他,惹得杨志性起,一刀砍翻了牛二,由此被刺配大名府。

        此人本领出众,又是名门之后,到了大名府之后,被大名府留守司梁中书赏识,提拔他做了一个心腹,每日里都来召唤,按说到了这个时候,杨志的人生也算是柳暗花明了,可就是因为梁中书的信任,才让杨志为他押送给蔡京老岳父的生日贺礼,结果杨志一路小心,到了黄泥岗的时候,还是被人用蒙汗药麻翻,将生辰纲给劫走了。

        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杨志已然是走投无路,只能落草江湖四海为家了,堂堂的三门将领之后,到了落魄江湖的下场。

        在梁山众多人中,有人落草是被官府逼的,有人落草是自己行为不检点,有人落草是自己的性格所致,但无论怎么说,都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所致”,唯独杨志的落魄三分在人,七分怨天,此人堪称是梁山一群人中最大的倒霉蛋。

        他这次在林中遇到鲁智深之后,之所以交手争斗,其实也是因为心中压着好大一团火,借故与鲁智深打了起来。

        李侠客与两人同行时,互相谈论,方才知道杨志此时刚刚被人在黄泥岗里劫走了生辰纲,自觉无法向梁中书交待,只能落魄江湖,四海为家。

        “那梁中书也不是个东西,杨兄弟为何生出愧疚之心?”

        鲁智深见杨志一路上愁眉苦脸,忍不住劝道:“他是大名府留守司,不知搜刮了百姓多少钱财,才能送出这么多的金珠宝贝给蔡京,这么一个贪官,你便是丢了他的贺礼又能如何?要是以洒家的来说,这生辰纲只要出了大名府,你就应该自己把它给劫了,自己享用也行,送给穷苦百姓也可,为什么非得死心眼的要给这么一个贪官卖命干活?”

        杨志依旧没有从正统官兵的身份中解脱出来,闻言道:“俺是清白人家,梁中书对俺有知遇之恩,劫他的贺礼,杨某做不来。”

        鲁智深道:“什么知遇不知遇?贪官污吏对你的知遇,那算个屁!你替梁中书办事,那就是贪官的爪牙鹰犬,平白玷污了你老杨家的名声!”

        杨志默然不语,片刻后道:“若不是梁中书,我怕还是在配军中受罪,无论如何,此人对我有恩,我不能对不起他!”

        李侠客笑道:“杨兄为人仗义,李某是十分佩服的,只是朝中奸臣当道,百姓民不聊生,这梁中书是蔡京的女婿,与朝中奸臣们沆瀣一气,纵然对你有恩又能如何?大不了到时候救他一救便是。”

        杨志道:“先生说的是!”

        他可以不服气鲁智深,却不能不服气李侠客,因此李侠客说的,他不敢反驳。

        如今的李侠客早就名震天下,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江湖好汉已然将其奉为祖师级别的人物,有不少占山为王的强盗土匪,都打起了李侠客坐下弟子的旗号,为的便是拉虎皮扯大旗,震慑一下官府。

        杨志知道李侠客的厉害,对李侠客自然钦佩,又兼当初他之所以在京城受难,不不得已卖刀,就是因为高俅的缘故,才使得他不能在朝廷中做事,因此对高俅极为痛恨,李侠客杀了高俅,杨志在骇然之余也生出无尽的佩服之心,因此对李侠客的话非常看重,不敢过于反驳。

        至于鲁智深,那是亲眼目睹过李侠客的威风的,自然也对李侠客佩服之极,流落江湖之后,第一个想到的便是投奔李侠客,可见他对李侠客的看重。

        三人走了一段路程,找了一家酒店好好喝了一场,也就慢慢熟络了,鲁智深对李侠客前去济州府一直很好奇,道:“李兄,我曾在江湖上听闻,在这济州府郓城县有一个人大大有名,被人称作孝义黑三郎,及时雨,呼保义,江湖上多有他的传言,你这次路过济宁府,可要拜访一下他?”

        李侠客奇怪道:“宋江是干甚么的?他哪来这么大的名声?”

        杨志道:“我也曾听过此人的名号,不少人都说他好,据说他是郓城县衙一个押司小吏,在郓城县甚至整个济州府都大大的有名!”

        李侠客道:“他有多大本领,敢当得起‘及时雨’这个称号?他有多少钱财可以布施?他又救济过什么人?”

        鲁智深与杨志对视一眼,道:“只是听过他的名声,其中详情却是不知。只听说江湖朋友有急事,无论是谁,只要找他,他定然不会不管,仗义疏财,扶危济困,因此大家都服他。”

        李侠客嘿嘿笑道:“仗义疏财?他一个小吏能有多少钱财?扶危济困?他扶了谁的危,济了谁的困?天下设粥棚的财主多得是,修桥补路的员外也是有不少人,为何不见江湖上有传闻?怎么偏偏一个小小的押司,在江湖上就这么有名气?”

        鲁智深挠头道:“这些我却没有想过,只知道他的名声。”

        李侠客摇头道:“此人身为朝廷官员,却私下与江湖中人结交,而且还不论那些人是好是坏,单只是这一点,就知道他是个不安分的人,日后免不了流落江湖的下场。”

        鲁智深道:“若是他真的流落江湖,洒家倒要看看他是什么人?有何德何能赚取了如此大的名声!”

        杨志道:“先生这么一说,我也感到奇怪,我只是听过他的名声,却不知道具体详情,不知道何以如此大的名气,日后有机会,倒是要好好询问一番。”

        两人本来对郓城县的宋江十分仰慕,现在听到李侠客的话语后,忽然就明白过来,原来自己只是听过宋江的名气,但具体他干了什么,大家却不怎么清楚。

        就像李侠客说的那样,每个地方都不乏赊粥的财主,也不乏救人的员外,修桥补路的有钱人也多得是,这些人做的功德事情,比宋江可要高多了,却为何他们没有名气,偏偏宋江的名气这么大?

        两人想了半天,都不得要领。

        便听李侠客笑道:“我若是个小吏,若是想要名声,那我便多救几个唱戏说书的,多救几个妓女镖师,然后再给一些该当刺配的罪犯们一点钱财,嘿嘿,这些人山南海北的,那都有,不愁名声不显!”

        “如此只花一点小钱,便赢取了大大的名声,何乐而不为?义气义气,恐怕只是些许小钱吧?”

  http://www.xiaoshuozu.com/shu/40445/228446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iaoshuozu.com。小说族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