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族 > 最牛锦衣卫 > 第601章 试炮

第601章 试炮

        第601章试炮

        席崇穗苦着脸用力甩了甩手,却没能挣脱苏大人的魔爪。苏大人心中暗笑,我虽然是战斗力渣渣,但对付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书生还是没问题的。

        席崇穗都要哭了,这下就是想下令开战都不可能了,一旦下令开战,苏立言肯定会先拿他席崇穗开刀的。

        突然,觉得好像是单刀赴会,而我席崇穗就是那个鲁肃!苏瞻可不会管席崇穗心里怎么想的,回过头笑眯眯的喊了一声,“丫头,把送给席大人的礼物送过来。”

        萦袖煞有介事的捧着一个小木盒走上前来,打开盒子,只见里边放着一把没有刀鞘的匕首,寒光闪闪。看到这把匕首,席崇穗都要尿了。大家都是读书人,送礼都送文雅的东西,还是第一次见当场送匕首的,还特么是一把不带刀鞘的匕首。席崇穗脸色煞白,急得冷汗直冒,偏偏又挣脱不开。

        苏瞻空出一只手,拿起匕首,横在身前晃了晃,“席大人,你看这把匕首质地如何?此匕首可是龙泉大师傅亲手制作,采用精铁凝练而成,你瞧瞧这锋刃,今日便将这把匕首赠与席大人,还望席大人莫要推辞!”说着话,苏瞻将匕首往前挪了挪,匕首锋刃离着席崇穗的脸皮很近,几乎能感受到匕首上传来的寒意。

        看着近在眼前的匕首,席崇穗很想哭,当官半辈子,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简直不按套路出牌啊。席崇穗相信,如果自己拒绝这份礼物,下令强行将皇家舰队赶回大海的话,苏立言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将这把礼物送进他席崇穗的胸膛。郁闷啊,我这是碰到什么人了?都是朝廷官员,熟读诗书,做事情应该中正平和才对啊,怎么上来就动刀子?

        席崇穗不想死,为这么点事送了性命,值得么?而且,就算是自己死了,苏立言也未必会偿命。登州官员以及士兵们都等着席崇穗的命令,没有席崇穗的口令,他们谁也不敢乱动,更何况席崇穗现在还在人家苏立言手中呢。

        良久之后,席崇穗勉强的挤出一个极其难看的笑容,“呵呵.....苏.....苏大人,你太客气了,下官.....很喜欢这把匕首。现在可否放开下官,下官有点不太适应!”

        “那怎么可以?苏某知道席大人待人热忱,热情好客,但苏某不喜铺张浪费,此来登州,粗茶淡饭就好。席大人哪也不能去,咱们多年未见,可有许多话要说呢”苏瞻将匕首放回盒子里,揽着席崇穗的胳膊往前走去,“来,席大人,咱们一起进城,一会儿好好叙叙旧!”

        “.....”神特么叙旧,咱们之前认识么?老子考科举的时候,你还在祥符玩泥巴呢。头一次碰到如此无耻的人,席崇穗被搞得一点脾气都没有了,只能不情不愿的跟着苏瞻朝登州城走去。跟登州官员错身而过时,还不忘使眼色,示意登州方面的人赶紧撤下去。

        到了这个时候,就算是傻子也知道拿苏立言没办法了。苏立言一上岸就不走寻常路,直接拿席崇穗大人做人质,登州方面就算有使不完的力气也得憋回去。

        可怜的席崇穗准备了许久,结果还没动手呢,就让苏瞻一顿乱棍打蒙了。很快,席崇穗陪着苏瞻去了登州驿馆,不是他想来,实在是走不了,苏瞻就像一块狗皮膏药一样紧紧贴着。席崇穗跟着去了驿馆,登州府衙这边群龙无首,谁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更让人头疼的是山东布政司方面也没下一步指示,一时间,只能任由海运司的人进驻登州。

        张紫涵并没有急着进城,看着苏瞻的背影消失在视野内后,她的嘴角不禁露出几分笑容。虽说苏立言总喜欢使一些歪招,但是效果却出奇的好。现在登州衙门的官员暂时被吓唬住了,接下来就看她张紫涵的了,“铁虎,着令各部抓紧时间进城,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把码头控制住。”

        铁虎点点头,带着人去办事了。登州码头是山东非常重要的贸易港,大明朝一代,其贸易规模甚至超过了天津卫。如此重要的地方,山东布政司自然十分看重,仅仅是登州码头,就驻扎着两股势力,一股势力是魏子程的登州水师,另一股势力是船舶司的兵。

        登州水师负责巡视海面,船舶司兵马负责拱卫登州港。皇家舰队想要接手登州港,最大的阻力就是船舶司。大量的海运司士兵登岸,几艘宝船更是直接向西航行,炮口对准了岸边的船舶司大营。皇家舰队这番动作下来,就算是傻子也看出他们想干嘛了。

        船舶司大营如临大敌,集中兵力跟门口的海运司士兵对峙,可对海上的大炮,他们就有些没招了。海运司方面虽然兵少,但赢漫文丝毫不惧,一身红色罩甲大马金刀的坐在大营门口。双方还算比较克制,谁也没敢轻举妄动。

        登州衙门那边已经彻底乱了套,如今席崇穗不在,连个拿主意的人都没有。当然,其他人也可以拿主意的,可谁又想担责任呢?眼下的事情,一个搞不好就是要掉脑袋的,聪明的做法就是别没事找事。皇家舰队围攻船舶司衙门,摆明了就是冲着布政司去的。山东布政司乃是内阁六部自留地,肯定不希望看到海运司出现在山东地界上的。

        “祝大人,船舶司那边送来了好几道公文,询问我们该怎么办,现在席大人不在,数你最有威望,你可一定要拿个主意啊!”衙门官员七嘴八舌的围着同知祝敏园,把祝敏园弄得心里毛毛的。这群老狐狸,让我拿主意,当我傻呢?这个时候拿主意,后边要是出什么事儿,那可就是丢乌纱帽的事情了,很可能会丢脑袋的。

        祝敏园被逼的没办法了,站起身长叹一口气,“诸位....诸位.....不要乱,请听本官说一句。船舶司那边的事情,不是我们不想管,实在是管不了啊。按照朝廷规矩,船舶司归布政使司衙门直接管辖,我们无权过问。若是登州水师有问题,我们能拿个主意,可是船舶司那边的事情,我们没那个权力啊。”

        听了祝敏园的话,众人眼前一亮,不得不心中暗赞一句。祝大人说得对啊,咱们完全可以把问题推给船舶司,让他们去请示布政司衙门吧。祝敏园的提议,得到了所有人的拥护,居然一个反对的都没有。出现如此奇葩的一幕,不仅仅是因为登州官员不想惹麻烦,更重要的是登州衙门一直跟船舶司那边有不小的过节。

        船舶司隶属布政司衙门直接管辖,赋税自成一体,经常不把登州衙门当回事儿,搞得登州官员心生不爽。现在船舶司遇到了难处,登州官员要是能给好脸色看那才见鬼了。你们船舶司本事大,让布政使司衙门替你们解决问题吧,至于会不会远水解不了近渴,这就不是登州官员该考虑的问题了。

        既推卸了责任,又不给自己惹麻烦,一举两得啊。就算事后布政司衙门算后账,也不用怕,登州衙门不得插手船舶司事务可是布政使司衙门定下来的。

        船舶司大营,指挥使付明亮心急如焚的在屋中走来走去,已经送出去好几封求救公文了,登州衙门那边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不管怎样,你们倒是回个信啊。千等万等,终于等来了登州衙门的回信,可是看完信,付明亮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没晕过去。

        “这群浑蛋......到这个时候了居然还斤斤计较.....他们也不想想,一旦海运司插手登州港,对他们有什么好处?蠢货.....这群蠢货.....”付明亮暴跳如雷的大骂着,他却从来没想过为什么会有今日之局面,若不是船舶司跟登州衙门的关系太僵,也不会出现这种没人帮忙的局面。

        现在登州方面的人是指望不上了,只能指望都指挥司那边的兵马赶紧来驰援了。娘的,之前皇家舰队在海上放的两炮,那威力可是看得真真的,这要是十几门火炮朝着大营轰过来,拿什么扛?付明亮心里很着急,却一点办法都没有。主动放弃船舶司大营也是一条路,可是这条路他不敢走。

        轰......轰......

        突然一阵猛烈的巨响传来,紧接着地面跟着颤了三颤。付明亮脸色苍白,双腿发抖,要不是顾忌个人威望,他就要蹲地上了。娘的,皇家舰队的人开炮了,这特么.....你们还真敢开炮啊?

        付明亮待不住了,赶紧冲出房间,来到外边,就看到副将灰头土脸的跑了过来,“呜呜.....付将军,海运司的人开炮了,咱们留在西边的营房都给炸塌了.....这炮忒厉害了,一跑下来一个大坑.....太.....太吓人了......”

        看到副将这副鬼样子,付明亮心中的火气更大了,“赵老三,你给老子镇定点,赶紧去组织人手,去大门挡着,千万不能让那娘们带兵冲进来,我们还要......”

        轰.......付明亮话说到一半,又是一阵巨响,然后吓得他差点没蹲地上。只听一声刺耳的蜂鸣声传来,赵老三眼疾手快,抱住付明亮的腰就往前边空地上跑,“将军小心,又来啦.....”

        总算安全了,回头看了一眼,付明亮整个人都呆住了,只见自己住的营房被炸塌了,旁边还多了一个黑坑,这个坑足有一丈多,埋他付明亮绝对没问题。幸亏赵老三反应快,否则现在他付明亮就是坑里的尸体了。终于明白赵老三为什么会一把鼻涕一把泪了,面对这种火炮,根本毫无反抗之力啊。

        付明亮突然有点顿悟了,皇家舰队的人这是玩真的呢,这样的炮击下来,要是不死人,那特么就见鬼了。

        带上赵老三,付明亮直接冲向了大门,“赢漫文,你们炮击船舶司大营,意欲何为?你们知道自己在干嘛么,这是在谋反,这是在叛乱......朝廷不会放过你们的.......”

        赢漫文丝毫不理会付明亮的威胁,好整以暇的捋了捋自己的发丝,“付将军可不要乱说,谁谋反了?刚刚得到消息,舰队正在测试新式火炮,因为火炮乃是新研发的,准头有些差,有炮弹落到了船舶司大营,纯属误炸!”

        “误炸?你骗鬼呢?就算准头再差,一口气落下来这么多炮弹?”付明亮的脸都气绿了,话音刚落,就看到赢漫文的往后退了退。没一会儿,人群分开,露出四门新颖的火炮,黝黑的炮口正好对准船舶司大门。付明亮顾不得生气了,赶紧举起手怒道,“赢漫文,你们想干嘛?你别告诉老子,你这样也算是误炸......”

        付明亮觉得很委屈,你都把炮口对准大营门口了,还特么误炸,有没有这么欺负人的?

        赢漫文瞪着美目,没好气的挥了挥手,“付将军,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我们只是想在这里试试火炮,看看具体能打多远,期间如果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也是天意!”

        付明亮气的浑身打哆嗦,奈何形势比人强。你们在大营门口试炮,打远了还好,直接掉海里了,可要是打近了呢,炮弹全落我们营里了。你们是不把我们炸死不甘心啊,这也太霸道了。

        良久之后,付明亮咬着牙关吭哧道:“传令下去,我们撤!不过,赢将军,回去告诉苏大人一声,这事没完,咱们走着瞧!”

        赢漫文丝毫没把付明亮的话当回事儿,看海运司不顺眼的人多了,你又算老几?早点离开不是挺好的,也省得舰队浪费炮弹了。

        随着船舶司撤离大营,皇家舰队彻底掌控了登州港。当消息传到驿馆后,席崇穗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付明亮那家伙也太怂了吧,这才坚持了多久,三个时辰都没有吧!

        现在白字席崇穗面前的路有两条,一条是跟苏大人合作,一条是继续对抗。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9444/253356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iaoshuozu.com。小说族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