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族 > 重生之绝世大小姐 > (658)个人赛!(13)

(658)个人赛!(13)

        当然了,欧阳夏莎之所以如此反应,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的本性使然,毕竟,曾经的他虽然有过跌入谷底的时候,可过的更多,还是被两个兄长毫无下限的捧在手心的生活,那样的他,又如何会有巴结他人,讨好他人,看他人脸色行事说话的想法和意识呢?曾经的欧阳夏莎,也许不会有这样的性子,可自从恢复了记忆,那些记忆中冥灵帝的性子会自然而然的表现出来,也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不过不管这样的满不在乎,是欧阳夏莎的本性使然,还是故意而为之,反正在这位大长老的眼里,欧阳夏莎就是故意在跟他作对,故意让他下不了台,所以,这位大长老会一改之前的退让,态度突然变得强硬起来,也算是可以理解的事情。这不,只听见这位大长老,用带着几分嘲讽的语气,对着欧阳夏莎威胁着说道:“小子,也就说,你今日是非要跟本长老做对啰?”

        其实,也难怪这位大长老会先后态度相差那么多了。用这位大长老的话来说,就是既然自己忍让退缩,也不能改变什么,甚至还让对方犹如得寸进尺般的越来越过分,如此,还不如态度强硬起来,说不定还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结果,反正,最差也不过就是这样了,不是吗?难道还能变得更差吗?说不定对方就服软了呢?

        “本少只是遵守冥灵帝殿下定下的规矩而已,所以,大长老对不住了。”好吧,事实证明,那位大长老的如意算盘算是打错了,欧阳夏莎根本就没有因为其的态度突然生的转变,而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有任何的改变或是收敛,一样是不给这位大长老任何的面子,一样是直来直往的拒绝,搞的这位大长老,简直是火冒三丈。

        可不就是火冒三丈吗!如此不给面子的拒绝,但凡好面子的,那都是不能接受的,就像东篱家的这位大长老,不就是摆在眼前最好的例子吗?这不,直接便恼羞成怒的朝着欧阳夏莎大声的呵斥道:“你一一简直岂有此理,本长老叫你住手,住手,你难道没听见吗?你给本长老住手,本长老命令你住手!”

        “呵,本少为什么要听你的?本少既不是你所属东篱家的弟子,你也不是本少的亲人长辈,你说住手便住手,那本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所以,为了证明本少与你的确是没有任何关系的,且本少一点都不畏惧你的威胁,本少便只好不再废话的直接动手了。”大概是觉得没有意思,这位大长老说来说去都是那么几句话,一点真正的有用的,实际的动作都没有,让欧阳夏莎完全失去了逗弄的兴趣了吧!反转,此时此刻欧阳夏莎已经彻底没有了继续虚与委蛇下去的想法,觉得这样纯属是浪费时间,这是不争的事实,而其不再多找借口的找茬,搞针对,打嘴巴官司,而是直接抬起了手掌,有想要对倒在面前之人动手的意思,却是对此最好的证明。再加上其开口第一声的那一个包涵了诸多讽刺意味的拟声词,欧阳夏莎这不想再纠缠于嘴巴上,而是想要将之付诸于实践的意思,简直表达的不要太明显。

        “竖子尔敢!”大概是看出欧阳夏莎是真的有动手的意思,而不是在吓唬他,或是以此来威胁他什么,这位大长老顿时便按耐不住了,一边对着欧阳夏莎威胁般的呵斥了起来,一边跃跃欲试的有动手的迹象。

        “呵呵,你看本少敢不敢!”如若之前欧阳夏莎对于接下来的动作还有所犹豫,担心一旦与这位大长老对上,会提早的暴露自己的底牌,让这些自己计划之中的‘瓮中之鳖’好有所准备,从而造成自己计划的困难度加大,以及有可能出现所谓的‘漏网之鱼’的可能性的话,那么此时此刻,在这位大长老的小人之举出现之后,欧阳夏莎心中的这份担忧,便放下了不少,虽然不能说完全没有,但可以将其无视之,却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换句话说,就是如今的欧阳夏莎,是真的有了与之对上的决心。而其在开口回答的同时,将手伸向了那倒在地上之人的颈脖,便是对此话最好的证明。

        至于暴露底牌实力什么的,那又如何?你以为‘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浮云’这话仅仅只是说说而已的?欧阳夏莎相信,即便是到时候不可避免的出现了所谓的‘漏网之鱼’,可他的实力到底摆在那里,相信那些‘漏网之鱼’,但凡是有点脑子的,不算愚蠢的,量他也不敢贸贸然的找上门来。除非他们是活的不耐烦了,想要找死,否则的话,他们也就只能如见不得光的地下老鼠一样,偷偷摸摸,苟延残喘的活着,而这样,似乎更能达到欧阳夏莎心目中,让他们受苦受罪的目的,毕竟,想要一个人去死,何其的简单,可想要一个人生不如死的活着,那才是真正的折腾人的手段,也是真正不好判断,也不好实现的结果。而这与‘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道理可谓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更何况,所谓的‘漏网之鱼’,也仅仅只是说有可能而已,又不是百分之百的肯定,所以,这根本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毕竟,如今担心,那也是白担心,要是万一没有出现呢?那岂不是白白的浪费自己的经历和时间吗?就算是来了,那又如何?正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又不是出了难以补救的大事,不是吗!?

        “小冬瓜,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你比之前更加的没出息了,不仅胆敢公然的挑战冥灵帝陛下定下的大比规则,居然还厚颜无耻的对一个小辈下黑手,你说你一把年纪了,丢不丢人!”不得不说,这欧阳夏莎果然不愧是受到天道庇护和纵然的神魔之子,这气运,还真不是一般的好。这不,本来已经做好了与这位东篱大长老对上十足准备的欧阳夏莎,本来已经留下了一丝神识,盯着东篱大长老,随时谨防东篱大长老偷袭的欧阳夏莎,不过刚刚做好准备,便被突如其来的嘲讽声音,打乱了所有的安排。至于这道声音的主人,听其语气,虽然其话里话外满是嘲讽,可显然,他嘲讽的并不是欧阳夏莎,如此完全可以判断出,其就算不是欧阳夏莎之前的朋友,也算是新教交的朋友了,不是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吗?’,再看其内容,一看就知道,是位非常了解这位东篱大长老的存在,就算算不上不了解,也应该是熟人之类的存在,且地位还应该相差无几,否则,又岂会,或是岂敢用上如此这般熟稔的态度?没错,就是熟稔。这东篱大长老,因为个子矮小,又珠圆玉润的关系,不说还不知道,这一说,感觉还真像是一颗大冬瓜,再加上其姓氏东篱之中,也含有一个‘东’字,虽然此东非彼冬,可被这声音这么一叫出来,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的关系,还真是让人觉得非常之形象。

        这个时候,欧阳夏莎还没有多想什么,只是觉得此人的出现,可谓是一场来的刚刚好的及时之雨,有种突然的,狠狠松了口气的感觉,至于原因,其实也很简单,毕竟,能不暴露自己的底牌,欧阳夏莎觉得还是不要暴露的好。当然,他不是怕了对方,只是觉得这样,更保险一些,如此而已。

        至于半天只闻其声,未见其人的原因,也很好解释,谁让对方使用的是‘千里传音’的术法呢?换句话来说,就是这说话的人,距离此地,还有一段距离,还没有到达现场,如此而已。

        但这却已经足够了,至少对于惜命怕死的东篱家的人来说,已经完全足够了,因为他们为了自己的安全,此时此刻,是绝对不敢轻举妄动的。至于其他人的死活,在不影响他们生死存亡的时候,也许他们还有时间,还有精力去管上一管,可一旦影响到他们自己,他们本人,以他们那自私自利的性子,其他人的死活,干他们何事?

        直到一个呼吸的时间之后,欧阳夏莎才知道,这突如起来帮助他的声音,来源于何处。那一个劲的对着他眨眼的老顽童,不是白家的老祖宗,又是何人?

        对于此人的出现,欧阳夏莎在高兴的同时,也有些许的无奈。高兴,是因为他们两人本身关系就好,这么多年不见,肯定甚至想念对方,以前不见的时候,还没怎么样,如今这一见上,会有按耐不住情绪的情况生,也不是什么大惊小怪的事情。至于无奈的原因一一之前不是说好了吗?他在白家等着他去看他吗?那这突如而至的会面,又算是什么情况?他难道不知道他是白家的顶梁柱,生命安全尤为显得重要吗?他难道不知道他一旦有所危险,危害的,便是整个白家,而不是他一个人吗?不过郁闷归郁闷,欧阳夏莎倒也算看的清楚。

        用欧阳夏莎的话来说,就是‘罢了罢了,来都来了,他还能赶他回去的话?何况,赶他回去,也不是没有风险的不是?与其如此顶着风险,还不如就让他跟在自己身边的好,至少安全,那是没有一点问题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0674/242469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iaoshuozu.com。小说族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