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族 > 化红尘 > 第六章 前世今生

第六章 前世今生

        白回风落凡之后,第一世是农家女,在采桑之时被财主看中强娶回家为妾。她不肯与财主同房却常凝望天空,对着空气说些甜言蜜语,财主认定她与人通奸,她被浸猪笼而死。

        临死前,她心神突然清明,心中悲问:三师兄,你怎么没来凡尘寻我?是忘了我吗?

        第二世,她是被尼姑收养的孤女,她与师父住在深山里清苦修行。当朝国师以振兴道门,驱逐外教为旗号大肆灭佛,她们也没能躲过。她痛斥国师不是真的诚心向道只是想揽权称霸,她被架上火刑台,活活烧死。

        在她被烈火焚身之时,心中惨烈呼号:三师兄,你真的忘了我?你怎么忍心看我受此酷刑?

        第三世,她成为护国长公主。她辅助同胞弟弟保住太子之位,顺利登基。可他们姐弟俩一时心软,没对夺嫡争位的庶出王子诛杀,只是贬他到荒凉之地任番王,结果番王勾结朝臣反叛成功。皇上被暗杀,她为了家族中人能保命饮下毒酒。

        毒酒入肠,五脏六腑钻心剧痛,她七窍流血、泪落如雨:三师兄,你真的忘了我,若是再有生而为人的机会,我不会再等你来找我。

        第四世,她是将门之后。她自小苦练武功,是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巾帼英雄。她父亲征战一生满身伤痕,年老之后仍在为国操练新兵,她兄长也为国从军。在外敌入侵时皇上就封她的兄长为将,让他上阵冲锋,战事一停就贬他为守关小令常年戌守边关。

        在奸佞撮弄之下边关守军多为老弱,并且克扣军饷连武器也配置不全,外敌又越来越强大,终致关隘危在旦夕。他父亲请求朝廷发兵救援被拒,父女二人只得带上家丁族人自去援救。可他们虽热血英勇又怎敌得铁骑敌军?她被冷箭射下马,死于乱军中人踩马踏。

        在灵魂出窍的一刹那间,她苦笑轻叹:我这一世死得最难看吧?这被踩踏成一滩肉泥的样子可千万不要让三师兄看到。

        第五世,她是蛮荒之地的猎人之女。她射箭极准,族人们因她而猎物丰足不受冻饿。族人都很尊敬她,族中巫师却因她威望渐渐高于自己而嫉恨她。她因吃了不易消化的兽筋而腹胀就被巫师说成是中邪,强行以释解邪气为由将她开膛破肚。

        她被藤条捆缚着,病得脱力的她只有用眼中的怒火向阴险的巫师反抗,这当然丝毫改变不了她将死去的结果。她愤慨地想:三师兄,你不来度化我也无所谓,我下一世要当医师,让世人不会再因愚昧枉死。

        第七世,她真是悬壶济世的医师。她自幼随父学医,犹为善长妇产之术。王爷妾室之间争宠,一名宠妾被人下药以致胎死腹中,宠妾也因小产体虚病亡。王爷治家不严被人耻笑,为保颜面便硬说是她用错安胎药才致死。

        她要求入府察验尸体,她察出真相后,那下药的真凶却忽然毒发身亡。明明是王爷不愿家丑败露,却要诬告她庸医误人,还故意的毒死证人。她被判死刑,斩首于菜市口。

        她心如死灰地看着那些朝她吐唾沫,扔烂菜叶的民众,恨恨地想:我怎么临死才想起自己是落入凡尘的仙女?我入凡到底为了什么?这些愚蠢的凡夫俗子,我若有来生,再也不这么善良!

        第七世,她是山寨女匪首!她任情随性,可以为弟兄们赴汤蹈火,也可以为穷苦人仗义出头,但她也有凶性大发滥杀无辜之时。她纵情恣意的过了半生,被最倚重的心腹引来官军破寨,她也跳崖自尽。

        悬崖之下寒风凛冽,她咬牙切齿地发誓:我竟然是落凡的仙女,我怎么那么笨地相信他人?来生要多读诗书,聪明一点。

        第八世,她是书香世家的大家闺秀。她满腹才华无处展现,只因貌美被选入宫中为妃。她举止娴雅,文采出众,但她不愿巧笑娇语迎合皇帝而被冷落幽宫。她在只有怨词悲歌遣怀的孤寂生活中,只入宫三年就悒恨而逝。

        秋风冷雨的夜里,病床上的她恍恍惚惚想着:我是因三师兄才临凡重修的,他真忘了我么?若是他见我在红尘中与其他男子打情骂俏,会是怎样心情?

        第九世,她是青楼烟花女子。她会琴棋书画、歌舞弹唱,许多王孙公子为她一掷千金,她却不愿意为他们展露一笑。她的清高激怒了一位想赎她为妾未成的富商,他用钱收买地痞流氓去闹她的园子,哄走她的客人。

        几番下来,她渐渐无人捧场欣赏才艺。老鸨见卖艺已无人上门就逼她卖身,她不肯屈从,以剪刀刺喉身亡。

        锋利的剪刀刺入喉中,鲜血迸溅之时,她眼中也满是血色:三师兄,若有来生再不期待你来度化我!我也再不愿在红尘中沉沦,我要自己拥有无上道法!

        第十世,她是一个客栈小老板的女儿。天庭之中的他已看过她那九世凄苦人生,他向天帝请求入凡点化她再结仙缘。

        “这第十世不就是我吗?”胡仙仙突然从梦中惊醒,眼角还挂着泪珠。

        与此同时,那小屋中打坐的程浩风并没有静心打坐,他心中热切想着:七师妹,我们的机缘终于到了!

        起床后,胡仙仙以冰水洗脸,强令自己摆脱梦境,可一恍忽,水中漾起的全是梦中景象。

        她拍拍自己的脸,她要去问问那个程浩风,她以往做噩梦都只是恐怖片段,从不会有如亲历的真切感受,她认为是他用幻术所为。

        胡仙仙妆扮好即下楼敲响程浩风的房门,程风风,你早些起来,到大堂我有话问你。

        她刚坐下他就到了,他瞟她一眼,胡小姐昨夜没睡好?

        她听得怒火中烧,当然没睡好!你安的什么心?这样捉弄我?

        我捉弄你?我见你脸色泛青,眼带黑圈便好意问候你,你怎能如此乱苛责人?他听得有些发愣。

        她摸摸自己的脸,满怀疑虑地说:不是你故意用幻术让我尽做噩梦想醒都醒不了?我从前就算做噩梦也不至于会憔悴得这么明显啊。

        他看着她认真地说:你每月的二十八到初五这几天月缺之日就会噩梦连连?你应该随我修道,不然你永远无法明了原因。

        你说得对,是月缺之夜就做噩梦。我也明白自己的命运就像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在操控一样,可我真得守着鸿宾楼,除非我爹和哥能回来撑起这个家。她点头默认他的说法,自己的实际状况又让她无可奈何。

        程浩风轻摇头,劝说她:你对尘世眷恋太多,这不能让你的亲人过好,反而会给他们带来灾祸。你本不应该属于这个尘世,你不觉得你的梦就是你的前生吗?

        我已经给他们带来灾祸了,我必须弥补。你要真的是神仙,你一定有办法的。我这会儿脑子里乱乱的,我都要真相信你是神仙了。

        两人说着闲话时三花打着呵欠走过来,一见他们同桌坐着就哟呵一声,你们大清早的就在这儿勾搭啥呢?

        胡仙仙啐她一口,别乱嚼舌根儿。你快些把早饭做好,今天还有很多事要忙。

        程浩风见她要走开去忙活,拉她一下,你真要我耍戏法儿?

        她不解地问:你不都答应了吗?可不许耍赖。

        他还没有作答,三花又端着盘咸菜出来正见他拉着她,讥诮笑嚷:哟呵,都拉手了。

        胡仙仙红着脸甩开他的手,正色说:你要是能让鸿宾楼重现宾客盈门的景象,我可以信你,随你修道。我说过的,不变卦。

        他点点头,你今年芳龄几何?

        胡仙仙答道:二十岁,年龄大了就不能修道吗

        他还没说,三花又抢着嚷:她都二十一了!她尽爱把自己说小。收我吧,我才十九。

        胡仙仙一扯三花肩膀,快去看粥熬好没有。又讪笑着对他说,我腊月初七才满二十一,这才八月二十九,我没撒谎。

        你的时间可不多了,我还以为有三年可用,但以你噩梦频频的情形来看你难活过二十二岁。他面含忧虑。

        她一愣,又呸呸几声:我真是糊涂了,大清早的找你闲扯什么?让你这样咒我。我可把霉气都吐出了,你自己触了霉头别怪我啊。

        她说完就上楼服侍母亲梳洗,然后扶母亲下楼吃早饭,几个人吃完后就忙忙碌碌的将鸿宾楼整备得喜气洋洋。

        那门匾两边各结朵红绸花,那门旁墙上写着:瓜子茶水随意吃喝,只收酒菜和住店的钱。

        最显眼的是门口木牌上由三叔公隶书写成再请人填上金漆的大字:天方国游学多年的戏法大师——梦幻新星程风风在此驻演!

        尤其是那用红漆勾边的梦幻新星程风风七个大字,醒目直让人不想看也跳入眼睛来。

        鸿宾楼的人都满怀期待的站在门口,连胡婶也由女儿扶着笑盈盈的随他们站着。可惜,等了快一个时辰也只见人来人往却不见一个进店。

        胡仙仙见母亲脸色有些发白就说:娘,我扶你上楼歇着。

        胡婶确实腿酸脚软了,可又不好先去歇,她担心自己歇着了会让伙计们泄气,硬撑着说:我眼睛是不行了,身子骨还行,歇什么?三叔都还站着呢。

        她这一说,三叔公咳起来,我可不想站着,咳……我真是老了……

        胡仙仙连忙说:三叔公,你还是进屋坐着。娘,你要不想上楼呆着,我搬椅子来你就坐这儿好吧?

        胡婶点点头,她看不见可她能听见,这么久了没有一个顾客上门呢,她问女儿:仙仙啦,这一年都这样?

        大牛见胡仙仙去搬椅子了,就接口答应着:总有几个人的,就今天最少。

        他说了后没人接话,只有叹气声。而后还是胡仙仙说:娘,你别费心,这天儿还早着呢。她搬了椅子过来,温声安慰着母亲。

        二胖打着呵欠嘟哝:往常虽说没大客商来,总有几个贩盐的来歇脚吃饭。今天怎么连个鬼影儿都不上门?

        可不许说些歪话,开店做生意的人得和气,对人和气,对鬼神也不能冒犯。胡婶连忙喝止他。

        三花嗤的一声笑起来,本来就是鬼影儿都没有一个嘛。她伸伸腰,反正也没人,我出去逛逛。

        胡仙仙横她一眼,上哪儿去逛?又去东阜街的书塾看那些书生?

        三花被说得脸色通红,急得跳脚,谁是去看书生?我是那种发花痴的人?人家是去听先生读诗书,认不得字儿就听听也好。

        他们都嘻笑起来,程浩风却严肃地说:敬慕圣人的贤德之文是很有功德的事,她虽不识字能聆听教诲也是增长慧心。

        三花听了他这话就向胡仙仙挤着眉眼儿笑,你们听到了吧?他可在夸我。

        三叔公嘿嘿干笑着说:他是根本没弄明白你们在说什么,我注意到他一直在察看这周围地形。

        二胖忙问程浩风:你是在看鸿宾楼的风水?是不是这儿的风水不好才生意冷清?

        胡仙仙见程浩风还在观望左右,瞪了二胖一眼,他一个变戏法儿的能懂什么风水?我去静一静,想个揽客的法子,你们也都回屋歇着。她说着先自己进去。

        总是抢话,凡俗之人就是不知礼节,毫无涵养。程浩风看着她的背影说。

        胡仙仙突地转过身,她嘴一撅想要回敬他一番冷言冷语。但见他那似乎就等着她说话,然后他就可以趁机教训她的阴险表情,她把到嘴边的话给吞了回去。她才懒得跟他逞口舌之快,进屋上楼想揽客的法子去了。

        他们也都进屋坐着,二胖挨着程浩风坐下神神叨叨地小声问:道长,别管小姐怎么说,我是信你有道行的。求你说说,这鸿宾楼的风水到底有没有问题?

        程浩风搓了搓鼻子后才慢条斯礼地说:鸿宾楼地处南通街,算是南正街的辅街。这南正街是交通要道,又是驿馆与各省会馆所在之地,这是商贾云集的繁华所在。而作为南正街的辅街南通街也很繁华,这里又有骡马市,应该会有不少客商住店吃饭。

        二胖听得直叹气,你说的我们都知道,我是问鸿宾楼风水好不好?

        好。他回答得干脆,二胖听得发懵。

        三叔公捋捋胡子笑着说:当然好了。我堂兄,也就是仙仙她爷爷在的时候有很多达官贵人都不肯住官府的驿馆就点名要住鸿宾楼。仙仙她爹当家的时候生意也好,要不是那年,唉……

        说起当年的事胡婶就听得滴泪,都怪我没用,让车家占去了一半酒楼……后来又和景阳琥珀酿的坊主闹崩了。

        这琥珀酿的货一断,那些小作坊的酒不辣口就发酸,哪能让客人满意?

        唉……我真是没用,这两年瞎了眼睛就更成了废物……

        三叔公本想说说鸿宾楼的辉煌过去却不料惹得胡婶伤心,尴尬地说:侄媳妇儿,这哪能怨你?你一个妇道人家接连遭受厄运,能撑到如今已经不容易。

        三花坐不住,在大堂里晃来晃去,这没顾客上门,咋也没街坊来瞧热闹呢?

        就是,这陵州城不像京城那样天天有稀奇事。这天方国来的戏法儿艺人,照理说应该吸引不少人来看个新鲜。还有啊,那些爱贪便宜的大妈大嫂怎么白吃的瓜子儿也不来尝尝?二胖皱着眉头望向大街,街上人来人往可就是没人往鸿宾楼里走。

        一直闷声不吭的大牛嗡着声说:来人了。

        二胖满面笑容的起身准备迎接客人,哪知来的却是隔壁鸿真记酒楼的伙计。

        那伙计在门外皮笑肉不笑地说:“你们也请了艺人来助兴?演啥的?别是演鬼戏的吧?”

        演给你这小鬼儿看的!胡仙仙换了身衣服走下楼,一见老对头的伙计在拿话挤兑人就冷声喝斥。

        那伙计一见了胡仙仙就叫了声“妈呀”,飞快跑走。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26842/265583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iaoshuozu.com。小说族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