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族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一章 夜

第六十一章 夜

        声音冷冽,犹如寒风,刮的西瓦尔卡骨头都疼。

        但这个时候的西瓦尔卡却是一动都不敢动。

        他,认得对方!

        ‘猎杀之刃’埃德森!

        虽然比看到的画像要苍老了许多,但是基本的轮廓还在,还有……刚刚那柄神出鬼没的匕首!

        不需要人操纵,就能够自动对敌的匕首,正是‘猎杀之刃’的招牌!

        再想到对方‘面对邪异时绝不留手’的评价。

        哪怕不知道为什么死去的对方,又出现了的西瓦尔卡,连连摇头。

        “不!”

        “我不是!”

        “至于‘监管者’为什么会这样,我只知道一些,我的‘残留物’最近一直在我耳边低语,想要让我去做什么。我胆子太小,没有敢去。”

        “还有,我只是能够使用‘残留物’的人,而且,我在离开暗堂时,‘残留物’就已经被留在暗堂了。”

        西瓦尔卡十分肯定的说道。

        而且,不需要老猎魔人多问,就直接说出了自己知道的一切。

        这无关乎胆量。

        而是,在那记录着‘称号猎魔人’的册子里,清晰的写着,想要活下去,就最好坦白,猎魔人不喜欢兜圈子,也不喜欢欺凌弱小。

        所以,在说完后,西瓦尔卡就可怜兮兮的看着老猎魔人。

        荣誉?

        风度?

        抱歉,他就是胆小的西瓦尔卡罢了,又不是什么贵族,什么骑士。

        不在乎那些的。

        只要活着就好。

        老猎魔人的目光扫过了西瓦尔卡,眉头微皱。

        经验告诉他,眼前的人没有说谎。

        但正因为这样,才是糟糕之极。

        他对那个‘残留物’是什么不知道,但是刚刚那个‘监管者’发生了什么,他可是知道的,由此再推论的话,一切都显而易见了。

        战神殿在利用‘邪异’做同化实验!

        和当初的‘静夜秘修会’一样!

        “战神殿的人疯了吗?”

        “他们知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老猎魔人低声质问着西瓦尔卡。

        “我、我虽然是带刀执事,但就是编外的那种,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啊。”

        西瓦尔卡哭丧着脸回答着。

        这是事实。

        他没有撒谎。

        他虽然有着‘带刀执事’的称号,但却没有相应的权利,没有看到他的‘休息时间’都是用任务换来的吗?

        甚至,十五年来,除去教导他的那位暗堂高层外,他连暗堂的其他高层都没有见过。

        或者说,西瓦尔卡下意识的回避着这些。

        他就想安安稳稳的活下来。

        可不想参与到什么大事件中。

        但是……

        此刻,他有预感。

        他躲不开了。

        果然,下一刻,老猎魔人就双眼饱含压迫感的看着他,道:“那个‘残留物’在你耳边低语什么?全都告诉我。”

        “好的。”

        西瓦尔卡立刻点头。

        随着西瓦尔卡一五一十的讲述。

        老猎魔人的眉头紧锁。

        事情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糟糕。

        ‘邪异’比当初还要狡猾。

        不!

        不是狡猾!

        而是……成长了!

        在数十年与人类的战斗中,这些‘邪异’早已不再是那些依靠本能猎食的怪物了,而是有了详细分工,且会使用布局、计划的怪物了。

        例如这一次。

        它们就是打算利用战神殿也在做同化实验的契机,一举打破艾坦丁堡这座堡垒,将整个城市都变为它们的餐桌。

        这里面有没有‘静夜秘修会’的诱导,老猎魔人暂时还不知道。

        但他知道,如果他还不做点什么的话,一定会有大麻烦的。

        想到这,他抽出了腰间的银匕首,直接掠过了西瓦尔卡的掌心。

        “啊!”

        突如其来的袭击,让西瓦尔卡忍不住的尖叫出声。

        “闭嘴!”

        “只是一个测试!”

        老猎魔人一声低喝,声音戛然而止。

        低着头看着掌心上的口子,西瓦尔卡眼泪都快流出来。

        疼!

        真的很疼!

        除了十年前修指甲时,不小心弄破了手指外,这是他又一次流血。

        鲜红的血液,让老猎魔人微微松了口气。

        至少,眼前的家伙没有被‘同化’。

        “拿着。”

        老猎魔人将一卷纱布和一柄匕首抛给了西瓦尔卡。

        西瓦尔卡愣愣的看着老猎魔人。

        纱布他知道是包扎伤口。

        匕首……

        他可不想要战斗。

        “我不擅长战斗,我能不能……”

        “你是懦夫吗?”

        “拥有着远超常人的身体素质,还有相当的格斗技巧,你要龟缩在这里?”

        老猎魔人明显恼怒了。

        西瓦尔卡缩着脖子,低着头,一言不发。

        但是,态度足够明确了。

        老猎魔人再次看了西瓦尔卡一眼,最终,冷哼了一声,消失在了原地。

        猎魔人,不会强迫他人。

        既不会强迫他人协作,也不会强迫他人加入猎魔人。

        所有的一切,都是自愿的。

        因为,这是关乎到那个人的生死,没有谁能够替谁做主。

        自己的生命,需要自己负责。

        即使选择逃避。

        老猎魔人如风一般的消失了。

        西瓦尔卡长长出了口气。

        看来那本小册子上写的都是对的,猎魔人不会强迫他人,不然的话,他恐怕就得死这了。

        一边快速包扎着手上的伤口,西瓦尔卡一边思考着。

        暗堂肯定是不能回去了。

        ‘监管者’的死亡,他是无法解释的。

        或者说,就算是他解释了,也依旧要受到某些‘拷问’。

        他自认受不了那些苦。

        还有就是这次的‘暴动’!

        暗堂,将会是重灾区!

        每一次耳边的低语,都在告诉着他,它们在暗堂的势力是多么的大。

        现在回去了,一旦发现他不是自己人。

        等待他的,就只有死亡了。

        所以……

        “只剩下逃了吗?”

        西瓦尔卡无奈的叹息着。

        他不由自主的走向了道路栅栏一侧,看向了下面。

        夜晚的艾坦丁堡时安静的。

        最繁华的商业区,都只剩下了零星的火光。

        更不用说是下七环了。

        除了被认可的几个酒馆和军营,还有城墙上,之外的地方都是漆黑一片。

        西瓦尔卡注视着下七环的棚户区。

        他的眼神中满是抱歉。

        “很抱歉,艾丽。”

        “估计我需要晚一点才能回来找……”

        西瓦尔卡低声的自语还没有说完,双眼就瞪圆了。

        火光!

        刺眼的火光一下子从棚户区内冲天而起!

        随之而来的才是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轰!

        整个艾坦丁堡都被震醒了。

        灯光接连的亮起。

        睡着的人们,一个个穿衣走出了家门,愣愣的看着下七环的棚户区,他们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西瓦尔卡知道。

        所以,他连连摇头。

        “不可能!”

        “明明是暗堂!”

        “为什么会在棚户区!”

        “不可能的!”

        西瓦尔卡一边摇头,一边后退,完全没有注意到地上石板之间的缝隙,就这么的摔倒在地。

        当他的脸触碰到冰冷的残雪时,这才反应过来。

        一个翻身,西瓦尔卡爬了起来,拿着匕首,就这么从中三环的边缘,直接跃下,向着下七环的方向冲去。

        ……

        晚餐多了半个鸡蛋,让艾丽十分高兴。

        鸡蛋白弹嫩。

        鸡蛋黄香浓。

        而且,艾琳将大的那一半给了她。

        她一开始是想要拒绝的。

        可,水煮蛋太好吃了。

        她一下子没有忍住。

        就答应了下来。

        用黑面包屑煮的粥里加了,她和艾琳夏天采摘、晒干的罗叶,味道好极了。

        尤其是一想到明天早上可以吃一整块完整的黑面包片,艾丽就忍不住的满是期待。

        在这样的期待下,她怎么也睡不着。

        她想要和艾琳说会话。

        可在她的身旁,艾琳早已经陷入了梦乡。

        另外一张床上,她的母亲更是打着鼾。

        相较于她们,她们的母亲要更加的疲惫。

        知道这一点的,艾丽十分懂事的蜷缩着身子,强迫自己入眠。

        只有睡得好,才能够有精力帮助母亲分担更多。

        想着想着艾丽迷迷糊糊的就要睡着了。

        咚!

        咚!咚!

        突然,一阵敲门声将艾丽惊醒了。

        敲门声节奏缓慢,但是很重。

        不单单是艾丽醒了。

        艾琳和她们的母亲也醒了。

        从冬日中惊醒的母亲,没有任何的抱怨,相反,一脸的警惕。

        那柄用来劈柴的柴刀握在了手中。

        艾琳则从枕头下拿出了菜刀。

        艾丽的手里多出了一根尖锐的木棍。

        棚户区是她们赖以生存的地方。

        但,绝不是什么安乐窝。

        尤其是晚上的时候。

        如果不小心的话,根本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咚!

        咚!咚!

        敲门声继续,而且,比之前更重了!

        插销直接被震断,被女孩母亲用桌子顶住的门,露出了一个缝隙。

        一只猩红的眼睛从缝隙中窥视着里面。

        在看到这只猩红眼睛的时候,女孩的母亲就是全身一颤。

        不是她想象中的那种情况。

        却比她想象中的还要糟糕。

        “艾琳、艾丽,跑!”

        “去瘸腿大叔那!”

        母亲低声喊道。

        已经懂事的艾琳二话不说,拉着自己的妹妹就跑向了厨房一侧。

        在这里有着一个‘紧急通道’。

        这间腐朽房屋,木质墙壁脱落后,出现的一个不大的洞口,足以让一个小女孩通过,平时在屋外,用积雪挡着,内里则是放着一个木板。

        艾琳一把掀掉木板,手中的菜刀当做铲子,直接划开积雪,拉着妹妹就钻了出来。

        然后,拉起妹妹的手,艾琳直奔瘸腿大叔那。

        就在两个小女孩跑出十几米远后,

        轰隆隆!

        她们居住的房子坍塌了。

        一个足有三米高的怪物站在废墟上。

        嘴里咀嚼着血肉。

        “姐姐……”

        “闭嘴,跑。”

        艾丽的话话语还没有说完,就被艾琳打断了。

        艾琳知道妹妹想说什么。

        可现在不能说。

        也不能停下。

        必须在怪物赶过来之前,跑出去。

        血肉的咀嚼声逐渐的小了。

        前方的视野中已经出现了瘸腿大叔的房屋。

        相较于她们的房屋,瘸腿大叔这里,要大得多。

        人也多得多。

        而且,这里有着一定的防御能力。

        更重要的是,脾气古怪的瘸腿大叔,人很好。

        不然就算是这里再安全,艾琳也不敢来。

        拉着妹妹,艾琳加快了脚步。

        可就在这个时候,火光出现了。

        从瘸腿大叔的房屋处,火光冲而起,还有一阵阵连绵不断的爆炸声。

        爆炸的冲击力,让两个小女孩摔倒在地。

        两人呆呆的看着被火焰吞噬的房屋。

        艾丽完全不知所措。

        艾琳也有些。

        但是,她马上的就反应了过来。

        不能待在原地。

        这里太亮了!

        “去那边!”

        艾琳带着妹妹跑到了一处柴火堆前,她不由分说的拉着妹妹钻了进去。

        这是她能够找到的最安全的地方了。

        两个幼小的女孩躲在柴火堆内,看着那长着独眼的怪鸟,三个头颅的巨人,背上有着大嘴的豺狼和一个个虚无缥缈,诡异莫测的身影,身躯都僵直了。

        她们不知道为什么,在棚户区会出现这么多的怪物。

        但她们知道,想要活下去,就不能出声。

        不过,不出声也是不行的。

        一只后背长有大嘴的豺狼嗅动着空气。

        一点一点的向着柴火堆靠近。

        它背上的那张大嘴内,一条舌头不停的舔舐着。

        腥臭的味道,顺着夜风,吹入了柴火堆。

        艾琳握紧了菜刀。

        在逃跑的时候,她都没有放下菜刀。

        艾丽的木棍也是。

        两个小女孩紧张的看着越来越近的怪物。

        不过,就在这怪物距离柴火堆还有三米远时,远处传来的枪声却吸引了它。

        怪物转身向着枪响的地方跑去。

        两个小女孩同时松了口气。

        但下一刻

        覆盖在她们身上的柴火堆被拿开了。

        她们两个完全的暴露出来。

        那猩红的眼睛瞪着她们。

        那足有三米高的身躯上,还沾满了鲜血。

        “可口的食物!”

        三米高的巨人呢喃着,抬手就向着艾琳艾丽抓来。

        艾琳将妹妹挡在身后,竖起了手中的菜刀。

        她希望能够保护自己的妹妹。

        可她握着刀的手都在颤抖着。

        因为,她知道,差距太大了,根本不可能。

        眼泪从这个往日里坚强、早熟的小姑娘眼眶中流出。

        她心底大喊着。

        谁来救救我们啊!

        谁来救救我们!

        谁也行!

        请来救救我们吧!

        战神冕下!

        灾厄女士!

        你们能够听到我的呼喊吗?

        救救我们……不,只要救救我的妹妹就好!

        我愿意用我去交换我的妹妹!

        祈求声从心底发出。

        可惜没有任何回应。

        有着的只是,越来越近,充斥着压迫感的手掌。

        绝望。

        迅速笼罩了艾琳。

        就在她马上放弃的时候,一抹声音从心底传来

        “你愿意信奉‘迷雾’吗?”

  http://www.xiaoshuozu.com/shu/1992/250503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iaoshuozu.com。小说族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