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族 > 东厂督公 > 第六百七十二章 第一场对决(二章合一)

第六百七十二章 第一场对决(二章合一)

        明军这边,梅印之、六使徒、常吾机也从中阵中出来,准备走向擂台。

        为了这场比试,三人昨晚足足互相切磋了一晚上,熟悉彼此的打法和绝技,以便更好的配合。

        同时,秦书淮也把自己和三个红顶人对战的心得跟他们说了,提醒他们一定要注意红顶人诡异的身法。

        当然,对于他们这种高手来说,即便偶尔每天晚上只睡了一个时辰,也决计不会影响第二天的状态。

        三种之中,六使徒用的是家传宝刀、常吾机用的则是武当传承的玄锋剑,只有梅印之用的是一把普通的剑。

        梅印之平常用的是一把折扇,不过折扇太短不好与刀、剑配合,所以这次他改用了剑。

        秦书淮叫住了梅印之。

        “梅护法,在下的倚天剑借你一用如何?”

        说罢,将剑递到了梅印之手里。

        梅印之心中一暖,轻笑道,“秦盟主,不怕这剑有去无回么?”

        他的意思是,如果他们输了,那这把倚天剑很可能就会被对手所得。

        秦书淮接下来还要面对宁无常,如果没有倚天剑胜算必然大大降低,然而在这个时候他还肯借剑,可见他是如何信任自己,又是如何坦荡的汉子。

        秦书淮也笑道,“怕甚,当初若不是梅护法胸怀坦荡将这剑还给在下,现在它不也是在你手里么?有此剑在,你们三人必能旗开得胜,贵教血海深仇必能得报,梅护法就不要客气了。”

        梅印之是何等人物,自不会婆婆妈妈,于是说道,“那就多谢盟主赐剑了。你且放心,无论胜败此剑必定完璧归赵。”

        说罢,与六使徒、常吾机二人走向擂台。

        双方第一场,输赢的赌注是豪格和曹文诏。这两人都被点了穴道并且全身五花大绑,分别置于擂台两侧,接下去双方的输赢将决定他们的生死。

        三个红顶人自信满满地看着对方三人过来,当他们看到梅印之之后,脸上顿时都露出一丝意外。

        他们原本以为梅印之应该没有随军前来,没想到他竟然来了。

        不过,很快这种意外转变成了惊喜和狂热。

        当初西征军在若羌屠城,正是这个魔教大魔头下的命令!

        好,好极!

        他来了正好,杀了他正好祭典城内数万若羌百姓!

        六人都走上擂台,都没有说话,只是都冷冷地看着对方。

        对六使徒和梅印之来说,今天就是给左护法报仇的日子,若不杀了此三人,他们也没必要活着回去了。

        而对三个红顶人来说,又何尝不是如此?

        此时擂台周遭的空气已经降至冰点。

        六人依旧不发一语。

        如果是武林中人寻常的对决,双方打开前必然会行个抱拳礼,说两句场面话。

        但在这里,注定没有。

        因为双方的仇恨,不共戴天。

        六丈见方的擂台,现在只胜生死。

        蓦地,红顶人首先发动了进攻!

        这三人身影一晃,即刻分成三角形站位,试图围住对手。

        梅印之、六使徒、常吾机是何等的经验老道,怎么会任由他们组阵?于是当即爆闪,一人选择了一个对手展开进攻。

        由于并不知道三个红顶人的名字,所以梅印之他们昨晚在探讨战术时,自行给他们起了名字——红顶甲、红顶乙、红顶丙。

        梅印之对阵红顶甲、六使徒对阵红顶乙、常吾机对阵红顶丙。

        梅印之长剑出鞘,顿时发出一阵嗡的蜂鸣,那蜂鸣之声悠远而绵长,如一个活的精灵,在吟风歌唱。

        绝世名剑,配当世高手,才可能发出这样的鸣叫。

        红顶甲眼角一抽,方才只顾看人,竟没注意到对手拿的是倚天剑。

        当今天下第一剑!

        正当他稍稍一愣神的功夫,寒芒已到。

        他迅疾地侧身一闪,随即弯刀上提,划出一道残月般的锋芒。

        直奔梅印之手腕。

        梅印之手腕一转,剑锋回削,化作一道青光,撞向那道残月般的白光。

        红顶甲自不会拿自己的刀与倚天剑相碰,只见他身影一晃,连人带刀闪到梅印之右侧。

        梅印之身法亦不慢,脚后跟一动旋即转身面对红顶甲,随后又一剑横扫出去。

        伴随剑锋,刚猛的剑气轰然爆散,化作肉眼可见的青练飞将出去。

        却不想红顶甲已然不见。

        梅印之心惊:糟了,好快的身法!

        这是顶尖高手才会有的预判——自己慢了半拍,必定是糟了!

        果然,红顶甲悄无声息地摆脱了梅印之,半息之后他的残影已到了六使徒身后。

        六使徒正专心对付红顶乙,忽觉背后一凉。

        他知道不妙,这是高手的直觉。

        大喝一声,他立即侧移半丈。

        他的身影如风一般轻盈,但是对手的弯刀如光那般冰冷而迅速。

        噗呲,刀影划过他的左肩。

        六使徒的左臂整条飞起!

        鲜血喷在空中,如血色的细雨绵绵而下。

        本来这刀是奔着他的背部去的,若是中了背部,那他现在已经被劈成两半了!

        但失去一条手臂,也基本可以宣告他已死!

        看台上,皇太极的身体一震。

        后金军将士伸长了脖子,欢呼声即将冲口而出。

        明军这边,秦书淮等人亦是双目一睁。

        大惊!

        一方想欢呼,一方要惊呼,但当他们的声音冲到喉咙那一刻,只见又一道青影划过!

        青影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直奔红顶甲!

        红顶甲只觉离脖子几寸外传来一阵凉意。

        同样心惊:好快的速度!

        正是梅印之杀到!

        论身法,身为魔教右护法,实际修为还强于左护法赵无痕的梅印之,是魔教中仅次于教主燕无月的存在。

        便是比红顶人慢,难道真能慢出让红顶人出一招都跟不上的程度么?

        不存在的!

        剑已离脖子寸许,红顶甲无暇他顾,唯一的选择是身体后倾并且举刀格挡。

        然而倚天剑之利,凡兵触之立断。

        即便红顶甲手中的弯刀,亦是江湖少有的神兵。

        “叮!”

        一身脆响,弯刀断两截!

        如同一条无可阻挡的青龙,倚天剑破刀之后,毫无停滞地继续向前。

        红顶甲的身法再快,也要经历启动、加速、暴起的过程,尽管大多数人肉眼看不见这个过程。

        但是梅印之已经冲起,达到了最快的身速。

        没人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甩开他,即便秦书淮也未必办得到。

        这就是高手的对决,瞬息间定生死。

        “噗呲!”

        剑至,入脖!

        红顶甲的脑袋飞起!

        于此同时,红顶乙的弯刀,也划过缺了一臂、正处在剧痛中的六使徒的脖子。

        六使徒的脑袋也同样飞起。

        三对三,瞬间变成了二对二。

        而此时,双方仅仅过了两三招,用了不出十息的时间而已!

        两军都是一片死寂,仿佛喉咙里的那声呼喊被什么卡住了。

        但是过了半息,终于还是冲破这层桎梏。

        “轰!”

        他们同时爆发出了惊呼。

        惊呼,而没有欢呼。

        红顶乙和红顶丙的脸上没有表情,但是神色凛然。

        他们三人最强的地方,就在于通过诡异莫测的身法变幻,杀敌于瞬间。

        方才红顶甲,就是以此道取了六使徒一臂,进而帮红顶乙取了他的人头。

        没人知道,红顶甲是否清楚他是甩不开梅印之一招之久的。

        或许他明白,他杀六使徒的同时,自己也会死。

        又或许,他对自己过于自信了。

        但这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实现了自己活着的唯一目的:杀魔教,为若羌百姓报仇。

        梅印之杀了红顶甲,心中仍是一番惊天骇浪。

        倘若自己手上拿着的不是倚天剑,便不可能一剑断了对方的弯刀,更不可能一剑杀了红顶甲。

        进而,自己和常吾机将面临二对三的境地,那便必死无疑了。

        死,并不可怕,就如六使徒之去,不过是与教主和左护法相聚而已。

        可怕的是,若是输了死,便无颜再见教主和左护法。

        没有多余的废话,也没有任何停滞,双方各失一人,但激战仍在继续。

        常吾机身为武当大长老,在长衫真人失踪以后,暂代掌门之位。

        虽然他比不得道仙之强,但精纯的各路武当剑法,亦是足以威慑江湖。

        如果没有秦书淮,或许他代表的是中原武林最强的剑法。

        一套太乙玄门剑起,正如前人对此之赞,“翻天兮惊鸟飞,滚地兮不沾尘,一击之间,恍若轻风不见剑,万变之中,但见剑之不见人。”

        他的剑,如光之快,又如流水之柔,仿佛身体遁在了漫天的剑气之中。

        若无此番大战,秦书淮绝不知道武当至高的剑法练到精纯处,竟会是如此的强悍。

        心中设想,若常吾机拿的是倚天剑,怕是以剑成名的自己,在他面前绝无还手之力。

        他的手心已湿,仿佛自己就在擂台之上。

        然而红顶丙的弯刀,亦快如闪电,狠如毒蛇。

        一看便知,那是天底下一等一的刀法,创造这套刀法的人,怕是杀人无数——因为他毫无浮夸,刀刀实用,刀刀要人性命。

        刀剑相交,叮叮当当,延绵不绝。

        但再强的刀法,一对一的情况下,在常吾机面前都讨不得便宜。

        他们在僵持。

        而梅印之在猛攻。

        手持倚天剑,他比常吾机更不惧对方的弯刀。

        红顶乙的弯刀根本就不敢与倚天剑相碰,自然畏手畏脚,大处下风。

        很明显,如此下去梅印之和常吾机必胜。

        虽然双方都少了一人,但三个红顶人的战力下降地明显更大,因为他们练了几十年的三人刀阵才是最强的。

        失去一人,如同断了肢体某一部分。

        红顶乙、红顶丙知道,是时候搏最后一把了。

        若羌百姓的仇,只有拼到这里了。

        红顶丙身影左晃、又晃,如分身重影。

        这是种极为诡异又高明的身法,连秦书淮都暗暗吃惊。

        便是常吾机这等高手也是眼前一惑,无法判别对方的意图,只得以不变应万变,静等对方攻来。

        却不想下一息,红顶丙毫无征兆地闪到梅印之右侧。

        常吾机顿觉不妙,浑身毛发都差点竖起,却来不及提醒梅印之,只得一剑划虹,冲红顶丙呼啸而去!

        他的剑未到,但梅印之的剑已起。

        已经吃过一次亏,梅印之这种老江湖岂会不防对方来第二次?

        而且,他早已猜到,如果对方要复制红顶甲刚刚的战术,必然会已自己为目标。

        为何?因为自己,才是他们真正的仇人!

        这最后的赌注,他们怎么可能不下在自己手上?

        就在红顶丙一刀砍来的时候,梅印之手中的倚天剑忽然如青龙出海呼啸而出,朝右自下而上一划!

        剑气爆散!

        断刀!

        入体!

        “噗嚓!”

        红顶丙的上半身身体,连同那柄弯刀,瞬间断成两截!

        红顶乙眼珠子微微一睁,却仍是面平如水。

        此刻,他的一刀已离梅印之寸许。

        当梅印之感觉额头传来一阵冰凉时,就知道自己还是低估眼前的对手了。

        虽然已经猜到对方的路数,但还是无法避过啊!

        他似乎已经看到了弯刀劈过自己脑袋的场景。

        却在此时,只听“叮”地一声脆响。

        常吾机长剑杀到,剑尖精准无误地顶在了红顶乙的弯刀之上!

        弯刀顿时一偏,几乎贴着梅印之的脸砍了下去。

        一道寒光,带走了梅印之的左耳,和左臂的一大块肉!

        梅印之忍痛一个闪身窜至红顶乙左侧,随后一剑而出!

        红顶乙以至高身法闪避,然躲开这剑,常吾机又反手一剑,直接洞穿了他的胸口!

        红顶乙的身体僵住了,难以置信地看着常吾机。

        好快的剑法!

        常吾机并没有抽剑,而是看了梅印之一眼。

        这最后一剑,应该给梅印之。

        梅印之心领神会,还常吾机一个感激的眼神,随后一剑划过红顶乙的脖子。

        红顶乙,战死!

        三大红顶高手,全部战死!

        第一局,明军胜!

  http://www.xiaoshuozu.com/shu/11660/228340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iaoshuozu.com。小说族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